国际互联网

主页>科技频道>互联网>国际互联网>
换下T恤系上领带 扎克伯格5小时舌战“爷爷议员团”
2018-04-13 15:37 来源:一 财

  钱童心

  在近一个月沸沸扬扬的数据泄密丑闻风暴中,脸书(Facebook)公司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终于迎来或许是其人生中最重要的关隘之一。

  当地时间4月10日,在美国华盛顿,扎克伯格出席国会参议院商业、科学和运输委员会及司法委员会联席听证会。

  扎克伯格就关于脸书如何处理用户数据,接受了近5个小时的质询。

  芝加哥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赵燕斌看完了扎克伯格5小时鏖战议员的全程转播,他是社会网络研究领域的知名学者。“整个过程非常精彩,扎克伯格的表现近乎完美。”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认为他在试图教育那些政治人物,当然他们也别无选择。”

  作为对扎克伯格表现的回应,脸书当日收盘股价创下两年来的最好单日涨幅表现,上涨4.5%。

  换下T恤系上领带

  当天,扎克伯格脱下他那身硅谷创始人的“制服”——灰色T恤和牛仔裤、球鞋和连帽衫,罕见地穿上西装和衬衫,打上领带,换上皮鞋。

  在公开亮相中,他穿过几次西装能数得出来,比如和习近平、奥巴马会面时,再比如在他2012年婚礼那天,以及去年重返哈佛大学进行开学典礼演说。

  这次他所面对的,是44位平均年龄几乎比自己大一倍的严肃的“老家伙”们。

  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CRS)提供的数据,美国众议员平均年龄57.8岁,参议员平均年龄61.8岁,这是美国历史上平均年龄最大的一批立法者。

  这位33岁的亿万富豪虽然不是一位超凡的演说家,但是当他面对议员们提出的各种或是奇怪,或是尖刻的问题时,他的表现已经够得上是滴水不漏。

  扎克伯格在作证一开始就承认脸书“做得不到位”。

  他说,脸书在致力于人与人连接使命的同时,忽视了一些更为广泛和重要的东西,比如纵容了假新闻、让海外势力介入大选、散布仇恨言论,以及允许开发者滥用用户数据造成侵犯隐私等。“这是最大的错误,这是我的问题,我表示歉意。”扎克伯格说道。

  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公司被曝以不正当方式获取8700万脸书用户数据。这些数据来自英国剑桥大学心理学教授科根2014年推出的一款向脸书用户提供个性分析测试的应用。外界质疑被泄露的信息可能被用来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

  但扎克伯格在文件中同时强调,脸书在4年前已采取相应保护措施。2014年,脸书全面升级平台,“大幅限制了应用可获得的信息”。

  扎克伯格承诺,今后要限制平台开发者获取用户数据的权限,对所有应用进行调查,并在网页更显著的位置提醒用户如何对个人信息进行保护性设置。

  上海纽约大学互动传媒艺术和商业系教授葛瑞田(ChristianGrewell)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脸书的股东对于扎克伯格的回答应该是满意的。因为他的回答保持了很好的前后一致,强调了脸书将会继续自我监管。”

  Facebook可能要收费

  监管是这次听证会提问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扎克伯格小心翼翼地回答有关监管的问题。他说道:“我的观点并不是说不要监管,问题在于我们需要好的监管,而不是我们需不需要监管。但是一切的前提是没有什么能够摧毁脸书的商业模式。”

  葛瑞田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认为最值得关注的,是扎克伯格所说的他将会从创造一种社交工具转向监管和控制人们如何使用这种工具,这最终意味着脸书可能会错过一些机遇,但是他们还是能够通过不断收购来补足。”

  提到脸书的商业模式,最重要的就是广告。有议员向扎克伯格发难道:“如果我在WhatsApp(即时通讯APP)上给我的朋友发送一条消息,那么Facebook上的广告商是否会知道呢?”扎克伯格对此予以否认。

  又有议员追问道:“我在Facebook上和朋友交流,说我喜欢某种巧克力,忽然我开始收到这种巧克力的广告,我是否有办法不再收到这些广告呢?”

  扎克伯格再次强调:“在我们的系统中,广告商是无法看到Facebook用户聊天的内容的。”

  扎克伯格暗示脸书可能会推出付费版本。当有议员问他:“扎克伯格先生,我记得你在2010年第一次访问国会山时,当时你表示Facebook总是免费的,现在这依然是你的目标吗?”

  扎克伯格犹豫了一下说:“是的,免费版本总是会存在的。我们努力做到这一点。”

  上周,脸书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SherylSandberg)对媒体表示,用户可能会通过付费的方式,让他们完全避开广告的侵扰。

  扎克伯格的“过堂”笔记

  另外一个核心问题在于脸书到底是一个科技平台还是一家媒体公司,对此,扎克伯格说道:“每当有人问我,我们是不是媒体公司,我的认识是,问这个问题的人,可能想要得到的答案是,我们是不是对自己平台上的内容负责。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当然是这样的。而且我也不认为这与我们成为一家科技公司的核心相违背。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让工程师开发更多产品。”

  扎克伯格的回答之所以那么有策略,答案被美联社摄影记者所拍摄到的一份“答题笔记”所揭露。这份笔记提示,在回答涉及关于监管方面的话题时,扎克伯格必须不能说自己已经答应满足欧盟通用数据保护监管条例(GDPR);而在回答到脸书的模式是否应该被瓦解时,扎克伯格需要用中国互联网公司当做挡箭牌——脸书的肢解只会壮大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实力。

  关于广告的问题,扎克伯格应该强调,在全球超过6500亿美元(约合4.08万亿元人民币)的巨大广告市场中,脸书只占到了一小部分,比例为6%。这意味着广告商还有很多其他选择,Facebook并没有垄断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由此推算,脸书也获得了约2500亿元人民币的广告份额。

  尽管扎克伯格的表现已经非常出色,但是在5小时的听证中,他回答最多的一句话是:“议员先生,我并不清楚,我可以让我的团队来向您确认。”

  在倍受煎熬的质问当中,一些议员的问题尖刻到令人难以回答,但扎克伯格始终保持镇定。

  比如伊利诺伊州民主党议员德宾(Durbin)问道:“扎克伯格先生,你是否愿意把昨晚入住的酒店的名字告诉我们呢?”扎克伯格羞涩地笑了笑,在沉默了一阵后回答道:“不会。”他随后还微微一笑,整个房间瞬间爆发出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