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法

主页>综合资讯>法制>大家看法>
于广波等8人在监视居住期间究竟遭遇了什么?
2020-08-26 17:24 来源:法制与社会

  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整治两年多来,端掉了一批批罪大恶极的黑恶犯罪团伙,震慑了违法犯罪分子,强化了社会管理,净化了社会环境,举国上下无不为之拍手称快,发自内心的拥护党中央的英明决策。

  然而,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有关部门在承办于广波等8人涉嫌强迫交易一案的过程中,未按法律规范办案,从开始就人为拔高,主观臆断,先定罪,歪曲事实,断章取义,七拼八揍成材料。采用精神折磨、污辱、恐吓、威胁、疲劳审讯、长期冻饿、引供、诱供、变相折磨等手段,逼取口供,严重损害了于广波等8人心理、身体健康。

  我是嫌疑人于广波的妻子,嫌疑人于淼的母亲。2019年6月15日这天如晴天霹力,盐城市亭湖区有关部门突如其来的抓走了他们父子俩,瞬间我的天塌了,不知道他们父子俩犯了什么罪,慌得不知所措,整个脑子一片空白。2016-2019年期间患精神抑郁的于广波,因长期失眠,心脏病严重,经常不明原因的昏厥,被抓前两天还跌倒在地大小便失禁,怎么禁得住如此的刺激,我的心凉到谷底,直冒冷汗,担心他经受不了打击疯掉,在忐忑不安中分别为父子俩请了代理律师探视、会见,以便了解我丈夫于广波的身体状况。

  2019年6月15日晚10点,于广波、于淼父子俩被抓,2019年6月16日晚9点被刑拘羁押在盐城看所;2019年7月16日,因无犯罪事实证据提请逮捕,于是将于广波父子转为监视居住,在律师的再三追问下,亭湖区有关部门才告知关押在盐城市一出租民房里,一般监视居住按规定应该是在家里限制外出,而于广波等人为什么要被关到八九十公里外的地方,我觉得有问题,催促两位律师去会见,会见后得知父子俩被当着杀人犯、特大刑事犯,带着沉重的手铐、脚蹽,儿子的脚踝上血迹斑斑,我的心崩溃了,惶恐不安的熬过了一星期,我不放心父子俩的身体状况,休息时间,饮食情况,求律师申请会见于广波父子,父子俩竟然都要我给他们带厚衣服、长统厚袜子,听到这个情况我泪流满面,心疼的滴血,在炎烈的夏日我们穿短袖、裙子都在流汗,他们为何要秋天穿的衣服?这长期的冻他们怎么受得了?我愤怒、我哭泣、我难过,我仰天长叹这是什么世道?这是在侦查事情真相吗?自此我开始怀疑这就是外界传说的监视居住就是违法逼供拿证据吗?第三次律师会见,我特别叫律师留意他们父子俩穿的什么衣服,结果他们告诉我夏天薄衣服和秋衫裤都扒在身上,每顿吃的是度命的一点点干饭。

  当律师询问父子俩每天24小时作息时间时得知:

  于广波,早6时—夜24时在办案点接受讯问,讯问期间双腿、双手均束缚在坐位上18小时;0时—6时休息,休息时间全程带刑具。

  于淼,0时—下午18时,在办案点接受讯问,讯问期间双腿、双手均束缚在坐位上18小时;18时—24时休息,休息时间全程带刑具。

  父子俩就这样被他们折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如果换位思考同样让办案人员这样一个星期带刑具他们会怎样?同时父子俩还要承受办案人员的辱骂、折磨、威胁等,这些违法办案行为在公开庭审中也得到于广波、于淼等人质证时的映证。

  2020年6月19日下午二点左右,于广波在庭审质证环节时,情绪异常激动,几经呼喊。2019年7月17日—2019年9月5日之间的询问笔录都是真实的(尽管受到非人的虐待),但是9月5日—9日期间形成的笔录均是办案人员关掉所有的监控,5天5夜对于广波实施更加疯狂的摧残,于广波为了保命,才痛苦违心的在办案人员早已预备好的笔录上签字,都不是真实的询问笔录。但不知何故,本案2020年6月19日公开庭审视频中于广波讲的这段话没有了,但我们旁听的人都清楚地听到。于广波说,瞿凌杰等人关掉了办案点监控录像,咆哮着对他说:我三天内非把你拿下,你(于广波)就是我“砧板上的肉,我想怎么剁就怎么剁”。本案庭审中,于淼、嵇军、徐大春、顾宇当庭陈述监视居住期间均遭受侦查人员恐吓、威胁、羞辱、诱供、逼供、挨饿、挨冻、长时间带刑具的精神折磨,甚至利用暴力收集有罪供述,讯问笔录内容实属有关部门歪曲其真实意思的捏造、虚构内容。于淼等当庭陈述讯问人员肆意自称:“是他们砧板上的肉,想怎么斩就怎么斩”,而强行逼迫其确认笔录内容,嵇军当庭陈述徐凌杰用拳头猛击其嘴巴使其出血,猛扇他的后脑,日夜反铐着。徐大春当庭陈述对其精神折磨,让他在办案人员准备好的口供上签字,否则威胁他坐老虎凳,有监视居住场所房间的视频为证。顾宇当庭陈述所有的口供笔录都做了约10遍,每次不达到他们的要求,口供笔录都是不算数的,就这样折磨到差两天就两个月,勉强按照他们要求的口供签字才罢休,6月20日左右,监视居住期间办案人员不给他吃饭,威胁、辱骂等手段逼迫其签笔录,都是按照办案人员的意图,没按事实去描述。

  于广波等上述嫌疑人遭受非法逼供讯问手段真是触目惊心,导致被告人在受办案人员强迫、威胁,恐惧心理状态下被迫违心承认。作为公司工作人员依法依规协助配合燃气办巡查,提供“黑气贩”违法线索,劝阻、引导、检举、告发等事实行为被有关部门歪曲成被告人杜撰的稽查队,利用拦截、恐吓、威胁等非法手段强迫交易。

  近几年来人民法院通过审判监督程序纠正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张氏叔侄案、刘忠林、张志超等50多起案,特别是今年张玉环骇人听闻的冤案,成为中国已知被关押时间最长的无罪释放者,这些案件的平反说明了什么问题:其几乎都关涉采取疲劳审讯,精神折磨,变相体罚手段强迫有罪供述和自书认罪,刑讯逼供程序不公,导致实体的不公,冤假错案象幽灵一样始终不离不弃,有关部门的专横亦将致司法丧失公信力,社会频发血淋淋的暴力事件,与冤假错案密不可分,正是因为法律得不到维护,正义得不到申张,权益得不到保障。辜负了总书记“在每一个案子中,让老百姓受到公平正义”,一切法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心里。“宁可错放,不可错判”目的在于保障无辜者免受刑事追究,而不在于放纵和袒护犯罪分子,错放一个真正的罪犯,天塌不下来,错判一个无辜的公民,整个天会塌下来。如此蒙受不白之冤,于广波父子俩、我的家、我们的企业一百二十多名职工的天也都会塌下来。

  如果于广波等人真的有罪,我们会信服事实,但盐城市亭湖区有关部门为了保护“黑气贩”的非法利益,致于广波等人蒙冤坐牢,我们不服!邪恶不应当压倒正义!请全社会关注倾听我们弱势群体的声音!帮帮实受如此冤害的我们。

  来源链接:http://shyf.fzyshcn.com/shxw/25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