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法

主页>综合资讯>法制>大家看法>
大悟县新城镇城建办人员率众入室行凶,警方竟无法破案
2020-08-12 16:46 来源:南方政法网

  孝感8月12日电(李强、刘健):5月21日,当全国疫情得以控制,万众瞩目的“两会”正在北京召开,可在这一天晚上9点20左右,刑满释放人员、大悟县新城镇城建办工作人员田五带了4名社会小青年,闯入了尹汉钢的家里,说他们是金岭村的村民,以没水洗澡为由,突然将对方一顿殴打,然后乘车逃跑。尹汉钢当即拨打110报警,后经了解,田五及4名社会青年均不是金岭村民,所谓的没水洗澡的理由无从成立。为此,尹汉钢认为是当地政府个别领导雇人行凶,想教训教训他而已!

  

  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

  原来,2012年,在武汉打拼的尹汉钢回乡创业,与大悟县金岭村委会签订张湾水库30年承包合同,他自掏腰包架电、修路、建厂房,投资生态养殖。然而,仅仅过了4年,2016年村委会就强行安装饮水设施,不让他正常经营。2019年9月,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金岭村委会收回张湾水库,赔偿尹汉钢实物损失总计约67万元。可金岭村作为省级精准扶贫示范村、乡村旅游示范村、新家村建设示范村,藐视法律,拒不执行终审判决,又不配合法院财产申报令,还强行侵占张湾水库,长达5年之久,致使尹汉钢的产业无法经营,损失惨重。

  因村委会长期用水,致使水面下降,天然放养的生态鱼缺氧而大量死亡,反而又造成了污染,尹汉钢多次找村委会及新城镇反映情况,始终无果。2020年5月21日下午4点,尹汉钢的母亲迫于无奈,不得已停了抽水设备电闸,晚上8点左右,她与村委会达成一致,通闸用水,约定第二天上午协商解决。此次停水时间较短,水厂水箱有库存,未对村里用水产生实际影响。

  可是没等到第二天,田五就带着不明身份的社会青年,闯入尹汉钢的家里,对他一顿暴打。尽管尹汉钢不认识那些社会青年,但对于田五却很熟悉,他和这些社会青年坐同一辆车逃窜。据了解,田五多次纠结社会青年胡作非为,欺压百姓。2018年夏天,田五带领4名社会青年强行抢走群众尹辉摆摊用的电子称及莲蓬。2019年下半年,田五将金岭村村民颜泽斌的摊位玻璃砸碎,并有报警记录。作为新城镇城建办工作人员,田五何以能在当地胡作非为,随意殴打他人,损毁私人财物,横行乡里呢?群众纷纷反映,田五背后必然有保护伞,甚至有个别领导的指使和保护,以致当地群众敢怒不敢言。

  这次,田五行凶性质更为恶劣,在两会期间公然带领社会青年入室行凶,胡作非为,无故打伤他人,影响极坏,已经涉黑涉恶。

  

  新城镇警方受案回执

  然而,新城镇公安机关受案后,本案有人证,有车辆轨迹,有沿路监控,事实清楚,10多天不传讯,不收押行凶人员,无任何进展,错失最佳侦破时间,极易造成串供,行凶人逃逸,更难查出保护伞及幕后主使者。直到6月24日,新城镇派出所找尹汉钢谈话,告诉他被殴案无法侦破,因为田五不承认认识那4名社会青年,犯罪嫌疑人已逃窜,无法破案。对于这个解释,尹汉钢很是不解,他亲眼所见田五和那4名青年坐同一辆车来金岭村,一起闯入民宅,打人后又一起坐一辆车逃跑,田五岂能不认识他们?此后,尹汉钢多次到当地派出所询问,对方仍回复说无法破案。

  2020年是“中国法治”再创佳绩之年,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三年未其目标决胜之年、检验之年、实现之年。然而,田五作为城建办的工作人员,率众入室行凶殴打群众,已经涉黑涉恶,可当地公安机关行政不作为,对黑恶势力视而不见,谁是田五的保护伞呢?谁来保护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呢?媒体对此案将进一步关注!

  免责声明:网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文章内容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来源链接:http://nfzfxw.com/jjdf/143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