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法

主页>社会资讯>法制>大家看法>
山西临汾:一个微创手术 竟花费23万余元
2018-08-08 16:20 来源:华夏小康网

  一个微创手术,竟然花费23万余元

  “这样的医院想说爱你不容易”

  近日,临汾市一位78岁的老人患病住进临汾市人民医院,经住院医生诊断后需要做经鼻蝶微创手术,并称“三天左右就可出院”,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微创手术,患者差点命丧手术台,住院期更是长达3个多月,前后花费治疗费23万余元,病情至今未愈,病人今后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要花多少钱均不得而知。

  患者家属周先生为此提出强烈不满和质疑:“如今的医患关系难道真的异化为消费关系?” 世界上很多东西都可以交易,唯独生命除外。但众所周知,近年来在我国某些区域的医疗机构,医患关系日趋紧张,医患暴力冲突呈井喷式爆发,有相当一部分医院将医患关系异化为消费关系,导致医生执业环境持续恶化,很多医生和就医患者在医治过程中整日提心吊胆,如履薄冰。当一位又一位医生相继被打被杀,当一个又一个患者被过度医疗、因病致贫、甚至放弃治疗选择“自了”,所有看到、听到或经历过的医患人员都在揪心、胸痛。

  

  那么,临汾的周先生近日所亲身经历的“医患消费关系”是怎么回事呢?让我们随着他的讲述了解一下事情真相:

  我父亲今年78岁,今年4月18日,父亲在家头痛,我带他去临汾市人民医院检查,CT检查为鞍上池占位,医生告知,需要再做核磁检查。4月20日,我们做核磁检查,检查结果为垂体腺瘤,然后我找临汾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景主了解病情,景主任告诉我,垂体腺瘤一般为良性瘤,并且患者已经压迫到了视神经,可以手术切除,我问景主任:这个手术安全吗?景回答我,是手术都有风险,但是咱们这个手术是通过鼻孔操作切除肿瘤,属于经鼻蝶的微创手术。问及手术费用,景主任称手术费用2到3万元,并称这种微创手术一般三天左右就可出院。

  回家后,我们家人经过讨论认为我父亲虽然年纪有些大,但身体各方面都很健康,又考虑到手术风险,我们决定请专家来做这台微创手术,于是我们请景主任帮我们联系专家做这台手术。景主任让我们先住院,做各方面的检查,为手术做准备。于是我们于2018年5月2日在临汾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住院,后来景主任告诉我专家已经联系好了,是山西省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张主任,但是需要给张主任手术费用7000元,此钱不要转账、不要微信、支付宝等,只要现金,同时告诉我父亲甲状腺素水平低,需要调整甲状腺素,等甲状腺素水平调到正常才可以手术。

  随后我们等到5月10日左右,景主任告诉我甲状腺素水平已经正常,等张主任来到后就可以为我父亲进行手术。5月13日景主任告诉我张主任次日下午有时间可以给我们手术,5月14日14:10左右我父亲走进手术室,一直到18点左右手术室门打开,张主任及助手向我交待手术结果,称手术很成功, 很干净,但病人左侧瞳孔扩散,可能扫到动眼神经了,这个不要紧可以恢复,另外手术中上边吸掉一块肉,我们在病人右腿取了一块脂肪填补。手术后我们在待醒室等了一个小时,病人一直未醒,医生让我们将病人送往ICU等待,这时景文记主任告诉我张主任要返回,他去送行(从此张主任就杳无音讯)。

  

  21: 00左右,神经外科芦大夫告诉我们人还未苏醒,让我们急查个CT,CT结果显示,我父亲脑干出血,但是5月15日一直到5月18日, 我父亲一直能够喚醒,一直到5月19日,我父亲又再次陷入昏迷,景主任让我们再查个CT,5月21 日景主任说CT结果显示出血部位已经吸收一部分了, 但病人又陷入昏迷这种情况他也没有见过,让我们再请个专家看,并让ICU的郭主任帮我们联系专家,郭主任告诉我他给我联系的山医大二院的陈主任,但是让陈主任来要付专家费和专家往返临汾的路费总计3300元,还是只要现金。

  5月21日下午,山医大二院的陈主任来了,在看过病人后,让病人做腰椎穿刺术以排除颅内感染,然后又拿钱离开杳无音讯。5月22日病人做的腰椎穿刺术,结果显示颅内无感染,并且颅压正常。5月24日景主任通报病情称病人血块正在吸收,但是胸部右肺有积水,血象高,肺部感染,一直到5月25日病人才再次苏醒,5月29日我父亲才从ICU转到神经外科普通病房。从ICU出来后病人病情一直稳定,6月18日晚上病人因肺部感染发烧一直持续到7月21日才将肺部感染控制住,但病人因长期发烧已经非常虚弱了,问大夫病情大夫说病人现在是电解质紊乱,低蛋白血症,贫血等多种因素导致的虚弱。

  7月31日,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张主任终于来到病人的床前,在问到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严重的意外?张主任说他的手术很成功,病人脑干出血和他没有关系。问他,手术出了意外怎么和你没关系,他说,我只负责做手术,我的手术很成功。还问他病人来医院为了什么?他说,每个人到医院都有一个良好的愿望,都想让病好但是来医院病就能治好吗?下不了手术台的人多的是,又问他病人为什么会脑干出血?他说病人的年纪大了,血压又高,即使手术中不出血,以后也会出血。还问他,你知不知道有这么严重的意外?他说知道,他一直跟景主任保持微信联系。问他知道发生意外为什么不积极看望病人并积极取得病人家属的谅解他说,我不就是这么长时间没有见你们而已吗?

  从5月2日我父亲因为2到3万元垂体腺瘤的微创术造成的事故到现在三个多月了,我们已经花费了23万余元,现在病情还没有好转,并且以后还不知道病人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要花多少钱。因为这样一个微创手术事故,已导致我们全家债台高筑,心力交瘁。我希望在省、市卫计委、省、市纪检委和新闻媒体的帮助下,还我们全家一个公道,让事故的造成者给患者一个明明白白的说法,让这种过度医疗、肆意要钱、损坏医患关系、严重违法乱纪的行为早日受到唾弃和党纪国法严惩。

  周先生站在个人角度,对亲身经历的“医患关系”事件,虽然在表述上有些“激愤”,但从整个治疗过程中所发生的“怪异”行为,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医患关系已经异化为消费关系”的现象确实存在。

  社会上人人都说“医生是太阳底下最神圣的职业”,是“生命的保护神”,而人们之所以尊重医生,是因为生命至高无上。没有医生,就没有生命的延续;尊重医生,就是尊重生命。如果花钱可以买到任何商品,如果把看病当成商业交易,如果把巧立名目、过度医疗当作“敛财工具”,这种令人唾弃和违法违规行为,就是对生命的亵渎,也是对医生的侮辱。

  对周先生的“不幸”遭遇,世人抱有同情心之外,更多的是期待临汾市人民医院予以一个合理、合情、合法的解释和处理。

  来源:http://www.hxxkw.org/dujia/rdxw/50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