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法

主页>社会资讯>法制>大家看法>
中国扶贫开发协会换届 浑水摸鱼“副会长”曹金龙劣迹斑斑大起底
2017-07-13 16:00 来源:法制与社会

  据媒体报道,2017年5月下旬,中国扶贫开发协会第五届会员大会在北京召开。协会新老交替,依法选举产生了第五届理事会。在网上搜索可知,中国扶贫开发协会,是由国务院扶贫办主管的国家一级社团组织。协会第一任会长为项南同志,第二任会长为王郁昭同志,第三、第四任会长为胡富国同志。新当选的第五任会长为袁文先将军。

  由此可知,这是一个为穷苦百姓办事,有着光荣传统的社团组织。但是,在报道出现的第五届理事会副会长名单中,有这样一个劣迹斑斑,在网上搜索可发现众多负面信息的人,这个人不知怎么浑水摸鱼也混进副会长行列。他,就是大发扶贫财的“非著名”山西籍商人,《中国扶贫》杂志社社长曹金龙。

  那么,我们就一起来网上搜索一下,该“曹副会长”,都有哪些丑行劣迹吧。

  一台杂牌组装电脑4万元、一台效果并不太理想的彩超标价360万元?一辆福田“风景快运”救护车16万元……山西古交市某医院院长说,如果这是医药企业的报价,他会立即破口大骂——贵得离谱!肯定不会中标。

  但这些设备还是进了古交的多家医院——以捐赠的方式。受捐方古交市卫生局为此向捐赠方中国扶贫开发协会支付了近138万元的“手续费”

  “冤死了,这些东西在市场上买,一百七八十万就搞定了,算上回扣,撑死200万元。”这位院长抱怨说,市卫生局太不懂行情,“很傻很天真”,以至于被坑了。

  时任古交市卫生局局长张玉明(现任古交市发展改革局局长)和办公室主任张晓东先后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这次捐赠,确实向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交了“手续费”,但他们拒绝透露具体金额。不过,记者随后从卫生局获得的一份文件证实,此次捐赠前,古交财政向扶贫开发协会支付了137.16万元。

  经记者核实,这些医疗器械的标价普遍存在虚高情况,其中某型号彩超标价高于市场价十倍还要多,来自一家名为意大利百胜医疗公司的外国企业。

  记者深入调查发现,类似以慈善名义进行的医疗捐赠不在少数,有的“手续费”甚至高达30%。比如意大利百胜医疗集团与中华慈善总会合作的“慈善医疗阳光救助工程”,也存在大量的捐赠“买卖”

  有业内人士称这早已成为一种模式:医药企业与慈善机构合作,以捐赠为名大肆销售,从而得以绕过招投标环节,而且还能获得免税。

  “上门”捐赠

  卫生局谢绝了的捐赠,最终在市领导过问下得以进行。而不少捐赠品由于没有保修及后续服务,迟迟未能启用。

  “一台台彩超机、产后康复仪、宫腔镜,一辆辆救护车,将为群山环抱的贫困老山区古交开创一个新的就医环境,拓宽老百姓的就医渠道。

  据中国扶贫网2010年8月9日刊载的《千万元医疗设备落户古交》一文,2010年8月4日,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中国扶贫网杂志社向山西省古交市中心医院、妇幼保健院、中医院和卫生院捐赠了“24个品种共计61件、总价值为1371.595万元的医疗设备”

  文中介绍,此次捐赠仪式在古交市妇幼保健院举行,出席活动的有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中国扶贫开杂志社社长曹金龙,山西省扶贫办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张晓红,古交市委书记郭建发,市长韩良会,市委常委、副市长阎亮娥,市人大副主任冯海龙,市政协副主席赵乐中等人(以上职称均为当时职务——记者注)。

  该文并未介绍这次捐赠的详细由来,记者从古交市卫生局了解到,2010年年初,有自称中国扶贫开发协会的人打电话联系,想要进行一次医疗设备捐赠,但卫生局迟迟未予答复。

  “过了段时间,市里就发话过来,说可以接受这个捐赠。”一卫生局工作人员说,“大概是在当年6月份,才听说要收10%的手续费,大家就有点反感了。

  而卫生局负责接收这批医疗设备的张晓东也透露,捐赠是扶贫开发协会主动联系市里进行的。

  具体是哪位市领导与扶贫开发协会沟通,引来这次捐赠?记者遍访当时出席捐赠仪式的当事人,多方回答指向时任古交市委书记的郭建发(现为太原市尖草坪区书记)。

  据时任卫生局局长张玉明回忆,在接到市里“指示”后,扶贫开发协会便有人正式对接了卫生局,先给了卫生局一个近200多种设备的名单,要求卫生局根据各个医院需求选择,选出来的61件报到扶贫开发协会后,对方便算出了需要付的手续费,并提示卫生局应按照惯例写一个扶贫助医补助资金的报告给市里。

  记者在古交市卫生局看到了这份名为“关于申拨扶贫助医医疗设备补助资金的报告”的文件,报告称:“为了支持贫困山区农村卫生事业发展,更新医疗设备,改善农村就医条件,国家扶贫办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与相关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开展扶贫助医——医疗设备赠送活动,共139个品种,只需支付10%的费用。结合我市医疗机构实际,经调查,我市市直三个医院及乡镇卫生院急需更新补充医疗设备24个品种共计61件,总价值1371.595万元,按10%计算需137.16万元,请市政府予以拨付或协调社会企业赞助、扶持。” 这份2010年6月30日提交的报告,被证实在7月中旬最终获批,古交财政局不久便向扶贫开发协会打去137.16万元,有趣的是,捐赠二字并未出现在这份报告中。而古交也并非贫困县,事实上,当地媒体报道中,古交被称为依靠煤炭资源快速发展的优秀县市。

  古交市中心医院主管医疗器械的张翻元主任告诉记者,当年捐赠来的那批医疗设备,中心医院收到了5件。“一个叫中央监护系统,但是因为捐赠来的时候就一个电脑,没有软件,所以直到今年前一段时间才使用起来。”

  “当时有两件是没法用的,因为没有软件。我们找市卫生局要,他们说再联系厂家,但厂家一直没有来。”张翻元说除了这个中央监护系统,还有一个体检系统也没法用,直到今年才有人来把这些都组装了起来。

  另外三件包括一台彩超、一个动态血压监护仪、一个血流变分析仪。其中彩超在简单测试后效果并不好,于是张翻元特地到北京找扶贫开发协会更换了一个。

  “值钱的,应该就这一个彩超,据说标价几百万吧。”张翻元说。在记者从古交市卫生局获得的一份捐赠去向名单中,这个原产地标为日本的彩超标价达380万元。

  “都太贵了,我们医院就要了一个救护车,其他都没要。”古交妇幼院院长武常旺告诉记者。“单子上作价12万,其实不值这个价,也不怎么好用,跑起来没劲。”救护车司机说,这辆救护车(福田风景快运)来医院快一年,只用过几次。

  捐赠设备价格翻十倍

  捐赠清单中,几乎所有设备标价均高于市价,其中两台彩超标价接近市价十倍。

  记者查看当时捐赠仪式现场照片发现,当时仪式上“举牌”中写着“国家扶贫健康工程、医疗设备捐赠(价值壹仟三佰伍拾万元),捐赠单位:国家扶贫协会、国家扶贫杂志社”等字样,其捐赠金额与中国扶贫网刊文中的数额相比少了21万多元。

  “61件医疗设备中,究竟包括哪些东西?这些东西每件都标价多少?”对于记者这一问题,张晓东声称,保管档案的工作人员不在,要等一天才能看到,但次日该工作人员声称,那张捐赠单已经丢失,且没有电子档案可查。

  不过,在记者从其他途径获得的捐赠设备清单中,61件医疗设备及其标价赫然在列。记者就其中设备联系厂家及经销商发现,这些设备标价均高于市价数倍,有的更是高出市价十倍。

  记者查阅古交市政府采购办公室文件发现,2009年年末当地卫生局曾为村卫生室及市里前述几家医院招标购买大量医疗设备。但财政局主管采购招投标的刘爱平副局长拒绝接受记者采访。

  在古交市中医院,记者见到了那台标价360万元的彩超。

  “弄回来一直还没用呢,前一两个月才用。”护士告诉记者,她也不知道这台写满英文的机器究竟是什么牌子,在哪里生产的。

  记者根据其英文型号检索发现,这个标有“esaote MyLab15cw”的机器为意大利品牌,中文名为“百胜”,由跨国企业——意大利百胜医疗集团(以下简称意大利百胜)生产。

  意大利百胜在中国四川、广州、上海等地的营销经理均向记者证实,15cw这一型号彩超并不在市场中出现,属于该公司为 “慈善医疗阳光救助工程” 特别制作的产品。

  意大利百胜成都经销商表先生、上海郑先生向记者证实,这一型号的彩超确属“中华慈善总会专供”。其配置略逊于“20plus”,而后者的市场价则在35万元左右,且“价钱还可以商量”

  曾与王汉卿合著《水应该这样喝》一书的作者刘明山告诉记者:这台机器是他帮王汉卿从意大利百胜深圳公司买来的,中间曾经过河北保定某医疗器械公司和北京某医疗器械公司。

  “具体价格我不记得了。”刘明山说。

  而刘明山提到的北京某医疗器械公司销售人员证实,去年确有过一批该型号彩超,且与意大利百胜有长期合作,且这一过程中,还有几个公司共同运作。

  另外,一个引人关注的细节是,在记者得到的一份古交市卫生局针对此次捐赠编制的《古交市基层医院扶贫助医医疗设备需求计划》中,61件捐赠设备中,胃肠镜影像信息系统、体外高频热疗机、妇科病热疗机等很多设备的“国别厂牌”一栏中均只有“北京”“济南”“长春”等地名,没有具体的厂商名称。

  利益均沾

  不少医疗设备企业乐于通过与慈善机构合作,以“捐赠+手续费”的方式进行销售。“这在业内算不上是秘密。

  记者试图联系出席此次捐赠的山西省扶贫办纪检组长张晓红未果,扶贫办社会处叶姓处长解释说,张晓红之所以出席了这次捐赠活动,更多可能是代表个人,因为古交市并不是贫困县,这次捐赠也没有经省扶贫办。

  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则称,此次捐赠由其下属产业扶贫委员会主任王汉卿具体操作。“到了地方上,可能存在一些不规范,但中国扶贫开发协会绝对没有牟利。

  在古交市《政府工作报告》及相关新闻报道中,古交市被称为全国最大的土焦煤生产基地、全国最具区域带动力中小城市百强县市、全省综合经济实力20强县市等。

  “对于县级地方政府来说,采购医疗设备是有各种限制的,比如说要买彩超,县级卫生局要向地市级财政申请才可以。但如果接受捐赠,就不需要这道手续了。”熟悉医疗设备采购程序的北京某经销商分析说,古交之所以会接受这笔需要掏钱的“捐赠,就与其“采购权限”有关。

  也因此,不少医疗设备企业乐于通过与慈善机构合作,以“捐赠+手续费”的方式进行销售。“这在业内算不上是秘密。

  参与此事王汉卿则向记者承认,她曾从中拿到两万元的好处费。而扶贫开发协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次捐赠完全是下属产业扶贫委员会在运作。

  一位熟悉王汉卿的人士向记者透露:这笔手续费近138万元的最终去向,正是产业扶贫委员会。而王汉卿则坚称自己只是充当了采购设备的角色,促成这次捐赠的是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曹金龙。“主要是帮忙,曹社长(曹金龙)说让帮他老家做好事嘛……我联系厂家,钱是古交市给协会,然后再给厂家的……我挣了也就两万来块钱。

  记者从出席捐赠仪式的闫亮娥和韩良会(两人分别时任古交市副市长和市长,其中闫亮娥分管医疗卫生)得到的答复出奇一致,“这件事你得问郭书记,他应该很清楚”(郭建发,时任古交市委书记,现任太原市尖草坪区区委书记)。

  而记者多次联系郭建发,均未有任何回复。

  慈善买卖

  在中华慈善总会与意大利百胜合作的项目中,各种收费几乎无所不在。甚有医疗贩子模仿此种办法四处营销。

  意大利百胜近年来似乎十分热衷于参加这种医疗器械捐赠活动。

  据公开报道,2009年7月,四川绵阳市三台县中医骨科医院获赠意大利百胜MyLabTM20彩超,为此支付手续费18.8万元;2009年10月,安徽阜阳市界首妇幼保健院获赠意大利百胜Mylab20 PLUS彩超,支付手续费22.8万元;这两次花钱的捐赠均由中华慈善总会发起进行。

  据中华慈善总会工作人员透露,意大利百胜迄今通过该会捐赠出的医疗设备总价已经超过10亿元,其中“慈善医疗阳光救助工程”中不少医疗设备均来自意大利百胜。

  中华慈善总会官网中显示,慈善医疗阳光工程办公室位于北京海淀区复兴路38号,该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办公室会通过各地慈善总会及卫生厅下发捐赠医疗设备名单,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会根据名单内容,向当地慈善总会提出申请,之后由中华慈善总会调拨相关设备。

  “费用当然有,比如运费、安装费、保修费,所以我们下发的单子里面也会有各种设备的报价。”工作人员提供的一份捐赠设备单显示, MyLabTM20彩超“招标价”一栏为75万元,“医院自筹经费”一栏则恰为18万元。该工作人员解释说,所谓医院自筹经费,即意味着医院如果选择这一设备,就需要向慈善总会缴纳各种费用总计18万元。

  而记者从意大利百胜经销商处得到的该设备报价仅为22万元,对方还称如果购买数量较多,“18万元也可以”

  事实上,早在2007年时,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便已经制定《医疗卫生机构接受社会捐赠资助管理暂行办法》,但该办法在业内颇受争论。

  业内人士指出,2007年前曾多次爆出外国医疗垃圾捐赠中国医院事件,因此该办法中着重强调了捐赠安全,防止商业贿赂。但现实中,由于我国慈善机构透明度不高,及相关捐赠法规欠缺,相关捐赠并未得到有效监督。

  “这其实是医药企业绕过招投标的一个赚钱路子。他们选择通过慈善机构捐赠,企业拔高价格捐赠,能够获得更多的抵税发票;慈善机构收取手续费,而手续费又往往相当于实际价格;最后整个环节中各方都可以通过分成、回扣受益。”一位医药企业销售经理称,这一办法亦被不少医药企业经销人员所采用。

  2011年12月,据云南《生活新报》报道,当地20家贫困地区医院“获赠”的7600万医疗设备中,几乎每家医院都向经销商缴纳了与设备实际价格接近的费用。当然,表面来看,这依然是打着“扶贫”、“爱心”进行的“捐赠”。

  

  来源链接:http://www.nmwhtv.com/xinwen/shehui/49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