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评论

主页>社会资讯>媒体评论>
评“安徽亳州两退休教师给副局长下跪”
2016-04-28 12:07 来源:法制与社会

  我们先来看一下两篇新闻:

  《亳州老人向副局长下跪,安监局回应:网传晕倒情况不实》:“4月11日上午,在亳州市安监局副局长姜林松办公室,两位老人向其下跪。下跪后,其中一老人据称突然晕倒被送往医院救治。”“4月12日上午,记者采访了亳州市安监局姜林松副局长。他告诉记者,老人下跪属实,但没有晕倒。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就立即上前搀扶,当事人坐地不起。”

  新闻追踪《三幅图还原老人给副局长下跪真相,下跪者为退休教师》:“两位老人给副局长下跪,其中69岁的王保贤不仅双膝跪地,低头祈求,两只手也是着地,磕头状。”“第三幅图片:该幅图片比较模糊,但能显示某些真相。70岁的栗广梅已经四肢着地,开始给副局长磕头。”“以上三幅图片完全显示’姜林松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就立即上前搀扶’是假话。”

  网民对此新闻开展讨论,有部分人提出“群众给官员下跪别片面归罪于地方政府”。网上舆论普遍指责地方政府,存在错误的一面,需要全面分析,不能片面地把群众给某个官员下跪归罪于地方政府。仔细分析,亳州发生的群众给官员下跪有其特殊性。

  近年来的新闻报道了一起又一起的百姓给官员下跪的事件,原因其实也不多,结果是多样的,下跪人员的问题有解决的,有不理的,有因此丢掉官位的,也有因下跪而被拘的(福建南平市长遭一名妇女下跪喊冤,该妇女被以“违反信访条例”为由拘留)。

  还记得那位因下跪而辞职的庄河市长,因“下跪”与“辞职”没有直接或者必然的联系,不少人认为其为“倒霉市长”。作为党和政府行政职权的执行者,有时个人形象直接关系到党和政府的形象,一言一行都应该慎之又慎。面对下跪的群众,不管有什么原因,第一时间都应该主动地扶起,认真地做好解释工作。“给官员下跪”既是我们不允许的,也是不应该再发生的。如何才能让“给官员下跪”的事件不再发生?面对群众,我们应该俯下身子,深入群众中去掌握社情民意。把所有的来访人员当作“家人”,把群众来信当作“家信”,把群众反映的事当作“家事”来对待,真正去了解、真诚去贴近、真心去服务,切切实实解决群众的困难和诉求,只有这样,矛盾才能化解,群众才能真正拥护,我党的事业也才能真正实现。

  亳州的副局长则在下跪事件后公开解释:“下跪属实,但下跪者没有晕倒,网传不实”。

  分析亳州两位退休教师给安监局副局长下跪,其原因出于当地烟花爆竹经营人为的市场垄断,他们的儿子想申请烟花爆竹批发经营许可证,受到该位副局长的阻碍,多年没有获批。民间语言“烟花垄断是为了暴利”,官员语言则是“为了安全”。

  2014年2月4日《法制晚报》发表评论“烟花垄断,是为了获利还是安全?”。据新华社前期报道,在许多城市,仅有一两家企业有销售(批发)烟花爆竹的资质。湖南浏阳一千响的“大地红”鞭炮出厂价仅为5元,而到了北京烟花爆竹零售点,一千响“大地红”卖30元。一挂鞭炮从出厂到零售价格涨了足有五六倍,如此暴利显然与烟花爆竹销售的垄断不无关系。为了保证燃放者和其他市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有关部门对烟花爆竹生产进行管控和资质审查并不为过。但是,长期的垄断经营和不合理的高价,已经使烟花爆竹经销商资质备案制防止伪劣烟花爆竹伤人的作用大打折扣。业内人士介绍,垄断经营之下的“价格高地”,再加上市场准入的高门槛,直接导致“不能跨界经营”的烟花爆竹产业非法走私猖獗。行文至此,其实已经知道了城市烟花爆竹价格畸高的真正“秘密”。所谓的“垄断”只不过是个别地方城市管理机制不科学、管理成本甚至灰色腐败成本过高的“遮羞布”。让广大城市公众相对低说的享受到烟花爆竹的喜庆气氛,离不开一个更科学、更方便低廉的公共管理,尤其是应该彻底杜绝零售领域审批监管环节的“腐败因素”——让广大零售商少一些被个别政府官员和监管人员的“层层扒皮”,才有可能让商家更多的让利消费者。一言以蔽之,烟花爆竹领域“腐败”不除,“暴利”不止。

  媒体的上述观念很明确,“烟花爆竹销售市场应该打破垄断,增加批发经营户,实现合理竞争,让老百姓得益”。

  于此同时,《亳州官员头像被制成烟花爆竹防伪标识,被指垄断销售》才出现在各大媒体。“因被爆头像光彩照人地印在烟花爆竹安全标识上,安徽省利辛县供销社主任陈克飞遭遇网友围观。对此,他解释说,这是安监部门在制作防伪标识时误导入了他的头像照片所致。”这也是在这位副局长在位期间,亳州上演的一幕闹剧。

  2014年5月5日 湖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加强和改进烟花爆竹经营安全监管工作的通知》,被媒体称为“湖南加强烟花爆竹经营安全监管,打破批发企业垄断”。长沙晚报报道:“从2014年6月1日起,全省统一停止限制地区烟花爆竹批发、零售经营许可数量和进销货渠道的有关规定。浏阳市鞭炮烟花管理局负责人认为,新政策允许各零售商在非指定的批发商处购买产品,能有效促使花炮经营市场公平竞争,有利于烟花爆竹行业的长远发展”。

  2015年4月8日,安徽省安监局下发37号文件。该文件规定“取消之前的烟花爆竹批发经营许可证的相关规定,批发经营许可证不再由省局审批,审批权下放至市级安监局,开放市场,合理竞争,避免垄断。”

  亳州下跪事件正好与前述论述相应对,“这位副局长在局长办公会议上的反对意见(实际上是推诿新文件的执行,反对增加烟花爆竹批发企业)依据的是已经取消的老行政文件,避而不谈最新文件”。真正的原因可能就是媒体报道中的:“姜林松顶着新文件不给办理,是因为姜林松和我们县两家烟花批发企业有很大的利益关系,部门垄断保护”;“副局长姜林松带领本地企业到湖南、江西开定点会,只允许15家企业产品进入亳州,安排三县一区现有企业必须经营喜洋洋烟花爆竹有限公司的烟花。”这难免给人一种“造成目前的局面,副局长一人所为、一人应担责”的嫌疑。

  纵观全局,安徽关于烟花爆竹经营的改革是走在全国前列的,比如颁布上述新文件。改革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允许增加批发经营户就是很大的进步。亳州市周边地区已经逐步放开,但亳州还在守旧规、拒绝执行新文件,其中的猫腻也应对了上述网民的分析。

  但是,“副局长的一人所为”给当地政府带来了负面影响。有人在网上评论:“群众下跪,跪倒的不是屈辱,是政府形象。最近在全国发生了几起群众下跪事件,群众是无奈的下跪了,政府形象也跟着被跪下了。”亳州的下跪事情由于具有其特殊性,不能归罪于政府,仅仅是个别官员行为所致。

  媒体报道说,下跪者接到威胁电话:要扒掉他们的仓库。这又是个别官员在激化矛盾,而不是去解决实质问题,即谁是矛盾的真正制造者。纵观两篇新闻报道,下跪者对当地政府毫无怨言表现,下跪的负面影响他们也是没有预知的。

  4月19日,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敦促领导干部要经常上网看看,要学会通过网络走群众路线。总书记说,网民来自老百姓,老百姓上了网,民意也就上了网。群众在哪儿,我们的领导干部就要到哪儿去。对广大网民,要多一些包容和耐心,对建设性意见要及时吸纳,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总书记这段话被媒体做成了标题并被广泛传播,可见公众的认同度和共鸣度。

  但是,亳州的那位副局长用“网传情况不实”来回答广大网民关心、关注的问题,个人表态却给人以“官方回复”的感觉,结果被媒体的追踪报道批的体无完肤,广大网民因此评论“官员说谎到了极点”。(汪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