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评论

主页>社会资讯>媒体评论>
陈岚:欠薪纵火?这是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变态
2016-01-22 17:26 来源:中网资讯综合

  1月5日下午4点,在宁夏银川301公车上纵火的疑犯马永平已经被抓获。他在上午在公车上制造的惨剧,已经致至少17人死亡,30多人受伤。据现场目击者说,“人们如火球一样在地上翻滚”。

  马永平的绝笔信中午时分已经在网络传播,内容主要是控诉自己三年遭欠薪20多万元,讨薪不得才走上绝路。

  乍一看,绝笔信简直正气凛然,文理也挺通顺,还颇能煽情,似乎是一个要用生命去维权的悲情人物。——然而,几个小时后,他的”凛然烈火”倾倒在素不相识的301公车乘客们身上,这些赶早出门的人们,毫无疑问都是社会阶层不高的人群,甚至其中大多数人的处境,可能还远远不如他这个拥有三辆车的小包工头。顷刻之间,301公车变成活地狱,几十个家庭,晨间一别,从此天人永隔,陷入无尽的悲剧。

  理由竟然是“别人欠我20多万薪水”!“大小政府迫害我!”

  我们需要留意几个细节:在马某的“绝笔信”中,只有定论,没有细节,没有过程。一个正常的真的被冤屈的人,会反复陈述自己如何被拖欠,如何被迫害的。他没有,他只有自己的结论。

  他写下了绝笔信,把一车的人送进了火狱,自己却还从容地逃之夭夭。

  他又爬到工地楼上,声称自杀,迁延数小时,最后向警方投降。

  也就是说,即使犯下滔天大罪,他对自己的小命儿还是挺珍惜的。

  他的行为,是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支配下的行为。

  单纯型的反社会行为一般缺乏预谋,而复杂型精神病态患者往往在事情发生前有计划,而且可以达到行为的目的。因此单凭计划性有无而确定攻击行为的性质是不适当的。他们易被激惹,高度攻击性,缺乏羞惭感,不能从经历中取得经验教训,行为受偶然动机驱使,社会适应不良等。特别突出的一个特征还有:“高度以自我为中心。”

  “点着别人的房子来煮自己一个鸡蛋”——这句英国旧谚,就是反社会型人格的人才干得出来。“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在他们偏执的心灵中,世界的中心就是他自己的感受,如果他自己的感受出了问题,毁灭天地也要给他的小玻璃心小感受讨回说法。

  所以我们就能看到,那些匪夷所思的案例,为了几根红苕,去杀死邻居满门的,为了对门小卖部生意比自己好,给邻居家投毒的。我手边还碰到一个惊人的个案,前段时间正在和几位心理专家一起分析这个个案,情形有点像马某纵火案的幼苗版:一个年轻人,上班一个月,老板迟发了一部分薪水——不是全部,是一小部分,数额多大呢?300元。迟发了多久呢?两个星期。财务的解释是年后很忙,工资单没有造好,按正常人的思维,这不是一件特别大的事儿,但按这个年轻人的思维,却变成了很大的事儿,他按照自己的理解采取了行动,找来了汽油,关闭了办公室门,要绝食讨薪。当老板大惊失色赶来要处理问题时,他拒绝谈判,警察到场后,他手持汽油瓶,声称要见记者。

  当然,最终在警察和记者的斡旋下,事情得到了解决,汽油没有洒到任何人头上,他也从老板那里要走了工资之外的1000多元补偿。普通人都会认为他是为了讨薪或甚至是讹诈,但从心理学分析来看,除了对金钱补偿的渴望,他有另一种渴望超过对金钱的诉求,就是非理性的存在感,能在瞬间成为记者、警察都关注、老板都拿他没办法的重要人物,这种存在感,可以极大地消灭他内心深处的无力、空虚和绝望。在这一刻,他是世界中心,在拿着汽油耀武扬威时,警察、记者、老板都围着他转时,他的自我达到了极高的巅峰状态——我是个极其重要的人物——至少在这一刻——无比重要。

  同样类似的另外一个案例:广州男子阿峰,因为自己不想活了,想自杀,于是杀了工友的妻子,抢夺了所有的钱之后,去蒸桑拿,在他觉得享受得差不多了,就打电话给警方,说要自首,他还特别要求:“不要随便开一辆破车来抓他,要开一辆本田轿车来。”他和工友的妻子并无仇恨瓜葛,只是随机选择杀人。警方给他作精神鉴定,结果是他作案时精神正常。

  但精神正常和心理正常是两回事。心理状态分析目前在中国司法量刑中还没有得到重视。而事实上,每一个匪夷所思的行为背后,通常都有当事人自己独特的心理逻辑,尤其是人格障碍的人身上。

  反社会型人格障碍人群的主要危险因素有:“父母不恰当的、拒绝型的养育方式,父亲低文化程度、家庭经济收入低、单亲家庭等”,就就个人本身,成年长期没有配偶的男性,或婚姻关系/亲密关系出现重大破裂的男性,是高危人群。如上文提到的广州男子阿峰,包括纵火烧人的马永平,都提到了相同的原因:妻子(女朋友)离开了自己。他们把自己的失败、生活不如意,妻子的离去,都归咎于他人。这种归咎,在他的逻辑里是自洽的,完美的、经过反复锤炼和修正的,简直无懈可击的。

  “全是XXX的错!”他们还会把逻辑加上道德的花边,让它在舆论传播中散发着传奇、传统的正义光辉,道德光华异常完美。如,如果杀死女人,理由通常是“她是荡妇!”如果杀死男人,通常是“他为富不仁!”如果杀死平民,通常是我以暴易暴,替天行道。山西的邱兴华杀人案就是秉持这样的逻辑。当然,“讨薪”和“社会不公”也可以成为杀人借口。只是,他们永远不会向强者下手,妇女儿童,弱势群体,倒经常是他们下手的对象。而内心潜意识的真诚杀机,不过是自己内心的空洞、虚妄、绝望,性无能或爱无能,被抛弃和无法融入,而己。他疯狂破碎的自我己知自己是注定的失败者,被淘汰的雄性原料,所以要以从虚妄到狂妄的杀戮来证明自己还活着,还存在。

  为什么不攻击加害者?因为加害者/强者之于他们,象主人之于恶犬。他们天然的从骨子里深处回避直面强者,因为骨子里是卑怯的。在他们畸形的人格中,当初就是强横的施暴者扭曲打压了他们的正常人性,他们对于强者,有着本能畏怯和回避。他更渴望模仿。为了成为这样的强者,他会自然地复制自己曾经遭遇的模式,就是向弱者下手,并且在对弱者的加害中,找到施暴者的感觉,在这样的感觉里,他是安全的,他和伤害他的人一样强大而安全。他唯有通过这样的行为,才找到一丝丝的、片刻的价值感。

  在罗马史中,暴君尼禄、卡利古拉的行为逻辑皆是如此。

  社会问题很多,但是,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和遭遇社会不公后的反抗,是有明显区别的。凶嫌刚刚抓到,就看到网络上开始流传那“凛凛然”的“绝笔信”,我们不得不出来说一句,不是所有的讨薪就具备天然的正义,也不是所有的不公就要导致恐怖袭击,更不是所有的借口,都能成为暴行的通行证。

  在这样的一个案例里,过多渲染讨薪,甚至隐隐给他戴上反抗社会不公平的光环,对17名无辜死者,30多名伤者和他们的家人,是一种忽视和真正的不公平。对这样丧心病狂的罪恶,我们还是要讲事实,讲科学,和讲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