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报道

主页>财经资讯>财经纵横>国内报道>
河北固安房价飙涨突破2万 炒房人花10万抢办户口
2016-12-30 15:07 来源:新华网

  “明年会扩到100个。”实际上,目前这43个停车桩,已经把固安大部分的热闹地带,都覆盖了个遍——什么“县城三大街”(新昌街、新中街、新源街)、聚宝隆超市、新聚宝隆购物中心、宝德购物中心、幸福港湾等购物、休闲场所,都有“小绿车”的身影。

  平时比较愿意“宅”在家里的孙权,偶尔也会骑车或者坐公交车,跟朋友去这些热闹地方吃个饭,看看电影:“一顿饭顶多人均60元吧,我觉得还挺便宜的。”

  “还记得2014年我来的时候,整个固安县城就一个聚宝隆超市还算是像点儿样子的,别的啥都没有。”看着从去年底到今年盖起来的一座座商业中心,小乔有些感慨,“现在这边吃点儿啥玩点儿啥,东西都跟北京差不多了,当年我可是想吃个肯德基都找不到地方啊。”但对于小乔来说,每到周末有空的时候,她还是更愿意坐车去北京吃饭、购物和娱乐:“周末不上班,去北京的车也没那么挤了。”

  从小在固安长起来的小婷,对固安的过去更是感觉“不堪回首”:“原来106国道,晚上在固安这一段全是黑的,北边北京有灯,南边霸州有灯,就固安这一段跟‘鬼城’似的。”如今,固安的夜晚不仅灯火通明,人们也开始有了更多的夜生活——滴滴出行今年7月发布的《廊坊出行大数据报告》则显示,“宝德购物中心”已经成为廊坊地区人们夜晚休闲娱乐的最佳场所之一。

  夜生活可能更多属于年轻人,在白天,中央公园、生态公园、大湖公园、礼湖森林公园、滨河生态运动公园等休闲场所,则是为所有人开放。大湖公园等一些地方,还在今年开始加装健步跑道。这些公园,也是《京津冀协同规划纲要》中计划的“谋划建设一批环首都国家公园和森林公园,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应有之义。

  “固安这边公园多,今年的话,大大小小我算着得有八个公园了吧?”在大湖公园湖边喂小鸭子的胡大妈,儿子在上海有一份收入颇丰的金融行业的工作,但她并不打算跟随儿子去上海养老,“咱北方人到南边还是不适应,而且这里空气也挺好,我待着挺舒服。”

  楼市开始调控,首个三甲医院正封顶

  年终将至,天气变得越来越冷,随之变冷的,也有环京楼市的购买热度,固安也不例外。

  今年10月份刚买了房的孙权,经常跟别人探讨:“你说固安的房价能稳住不?”

  年底,几个新楼盘空空荡荡的售楼大厅,与几个月前热火朝天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这确实会让一些已经在固安买了房的人心生疑惑。现在白天,甚至可以看到有些售楼的小伙子,穿着短款羽绒服,拿着传单走上街头,看见开车的就过去挥舞着传单,拍着车窗问:“看房吗?”如果车辆是京牌的,他们还会喊得更卖力一点;如果开的是奔驰宝马之类的好车,他们还会加上敬辞:“大哥!看房吗?!”

  几个行人从挥舞传单的小伙子身边走过,这几个小伙子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一个路人轻声笑着对他的同伴说:“看着没?一看咱们没开车,根本不理会咱们,知道咱们也买不起。”

  “固安都两万了,我凭啥还去那儿买房啊?”在一些关于固安房价新闻下面的评论里,不少人这样抱怨过。这也应和着一些地产界人士的分析——今年固安疯长的房价,已经提前释放了机场、轨道交通等利好条件,如今的房价吸引力已经不大了。

  这一年,其实整个京津冀的房价都在疯涨。“京津冀一体化”带来的各种利好消息,让原本是房价低谷的河北省不少地方也都出现了像固安一样的房价翻番的情形。这让廊坊市政府从4月1日起就不得不出台了“环京四县市楼市调控措施”。

  “现在买固安房,当地户口在房价、贷款上都给优惠。外来的没有,而且外来人口一户只限购一套。”小婷说,几年前,固安还是买房送户口,但现在光是一个固安的户口,就有人要价10万元才能帮着“运作”。

  小婷和戴尉,都闭口不谈最近自己这边的成交情况。但是对于固安未来的房价,他们观点又很一致:固安房价能站上3万元。也许因为这是固安地产界人士的共识,在市场遇冷的情况下,房价依然坚挺。这也让小乔感到有些心忧:“我们这样的人,在固安已经算是高收入了。可我现在都感觉买不起房,将来那么多企业要进来,来工作的人承担得起房价吗?”

  除了房价,固安的教育和就医的现状,也让小乔有些忧虑。备受售楼人员推崇的“北京八中固安分校”,每到周末,确实也是奔驰宝马堆满了门口(固安分校包含小学部、初中部和高中部,采用寄宿制管理,孩子周末可以回家)。“从学费来看,他们应该算是‘贵族学校’了吧。”但小乔说,她认识一些在固安分校教课的老师,感觉他们水平比较一般,“课程设置倒是比我们上学时候新颖,比如从小学开始就上游泳课什么的,我们那时候没有。”至于正在建设中的,号称也要引入外来优质教学资源的城西、城南两大学校,小乔则是“还在观望”。

  至于固安的医院,小乔和孙权则普遍感觉都是“不太给力”。“我觉得固安这边的医院还没我们白洋淀的医院条件好。”孙权说,他今年带新入职的一批员工去固安中医院体检,结果胸透室的X光机罢工了,他们不得不多等了一天才完成了全部体检项目。

  固安正在兴建的全县第一个三甲医院“幸福医院”刚刚局部封顶,网上公开招聘也已经开始。“这个医院要建好了,我还是挺期待的。”喜欢“宅”在家的孙权,乐得见到家门口可能出现的好医院,而小乔则更愿意去北京看病:“确实奔波了一点,但我觉得心里更踏实。”

  “所以说,固安赶快有个连接北京的轨道交通吧!”小乔觉得,有地铁,固安的未来才更有希望。(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固安·区域协同

  固安,隶属河北廊坊,位于北京正南,号称距离“天安门50公里”,距离北京新机场16.8公里,距离天津45公里。在京津冀一体化的大趋势下,固安的发展,受益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优势。

  这一点,突出体现在房地产的发展尤其是房价的迅猛增长上。2016年9月,北京新机场主航站楼地下结构工程提前完成封顶。同月,固安房价突破2万元/平方米。

  不过,作为环京代表性地区,固安并不是一个“睡城”。10多年来的PPP协同发展模式(今年10月,固安高新区综合开发PPP项目入选“第三批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示范项目加快推动示范项目”),显示固安一直走的是产业带动发展的路子。今年以来,“国际商贸城”启动、“国际轻纺城”开始施工、“大红门批发市场”落户固安等消息,更是表明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背景下,固安依然要主打“产城结合”的招牌。

  而按照远期估算,当北京新机场每天进出港旅客达30万人次时,按1:1的比例,直接就业将达30万人,按照产业辐射周边间接就业人员2至4倍比率,间接从业人口将突破100万。(记者王学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