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评论

主页>商业报道>商业评论>
煤电博弈何时才能双赢?
2017-03-30 11:25 来源:证券时网

  日前,宁夏七大电企向政府有关部门“哭诉”请求降煤价,不过,由于煤价尚未超出此前煤电企业签署的中长期价格,有关部门表示不会干预煤价。而煤企更是依仗煤炭卖方市场强硬回复称:不会降煤价,3月底前不签约就断供。在此轮煤电博弈中,煤企明显占了上风。

  为了早日安排来年生产,在发改委居中撮合之下,煤炭和发电企业每年年终都要就煤电价格进行一次马拉松式谈判,并按惯例签订一份中长期合同(俗称“长协”),以稳定双方的供需关系。

  但多年来煤电长协的执行率很低。由于煤电双方分处产业链的上下游,一直以来不断博弈。在前几年煤炭供过于求的情势下,“电老虎”发威,发电企业违约,“煤超疯”吃瘪,不得不降价。人们不会忘记,受实体经济下滑、煤炭产量过剩影响,煤炭市场价格“风向标”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在2012年后一路下行,低点出现在2015年底的371元/吨。

  可是风水轮流转,现在又轮到“煤超疯”发疯,煤价不断上涨,“电老虎”成病猫,不得不承受发电成本上升压力。从去年初开始,煤炭价格一路上行,截至11月2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连续第18周上涨,刷新年内最高纪录,报收于607元/吨。而今年3月21日的数据显示,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606元/吨,煤炭价格一直在高位运行。

  这也印证了物以稀为贵的价格市场规律。当眼下煤炭季节性需求趋旺之时,煤炭企业左右着卖方市场,牢牢掌控着煤炭价格话语权。

  而上述宁夏七大电企的联名信披露,神华宁煤的煤矿出矿合同价已经由2016年年初的200元/吨,涨价至目前的320元/吨,涨幅超过 60%,煤电企业的用煤成本大幅上升,七大电企希望将煤价维持在260元/吨。

  其实,煤电博弈的主要原因是“市场煤、计划电”的双轨制运行,导致煤电双方的矛盾由来已久,电企也习惯了向政府伸出援助之手。

  而早在2012年12月2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宣布自2013年起,取消电煤价格“双轨制”,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自主衔接签订合同并确定价格、鼓励双方签订中长期合同。

  2013年以来,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在年度合同上多采取“定量不定价”的方式。无论煤炭价格飙升低迷,电煤长协经常会出现违约,煤炭和电力企业都会选择更有利于自己的定价策略,再进行协商。

  可这一回,宁夏七大电企试图借助政府之手压低煤价,吃了“闭门羹”。政府的理由是:宁夏4500大卡动力煤320元/吨的价格,换算成5500大卡动力煤,并未超过此前煤电企业签署的535元/吨长协价,因此政府不会去直接干预煤价。

  平心而论,从发电企业角度来说,如果煤价上涨速度过快,成本压力骤增,会出现亏损。而火电企业亏损并不是宁夏一个地方的问题。南方电厂采购的动力煤加上高昂的运输费用,成本更高。华南一些电厂实际成交的价格在680元-700元/吨,煤电厂现在处于全面亏损状态。

  而中电联发布的《2016-2017年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早就给发电企业敲响警钟。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电力供应能力总体富余、部分地区相对过剩。而当前,电力市场需求增长放缓、交易价格不断下降、燃料成本大幅上涨、产能过剩风险加剧、节能减排改造任务繁重,多重矛盾交织叠加,企业经营面临严峻压力和困难。

  因此,从行业看来,宁夏暴露的煤电矛盾只是冰山一角,预计还将有更多的省市在今年会出现煤电博弈的事件。

  煤炭价格上涨的势头让这几年“过惯苦日子”的煤企绽放出笑容,也为其在煤电价格博弈中增添了底气。神华宁煤对发电企业的“最后通牒”是,2017年二季度的合同价格维持一季度的价格水平,即4500大卡对应320元/吨,请在3月29日前签订合同。否则,从4月1日起将无资源安排供应。

  但煤电博弈不应是你赢我输的零和博弈,“双赢”才是最佳选择。

  从目前来看,矛盾的主要方面还在发电企业这一头。相比而言,发电企业的市场意识还有待提高、改革意识更要加强。比如宁夏七大电企除了要求降低煤价,还建议政府协调减少直接交易电价让利幅度或暂缓直接交易。不难发现,电企对外要与煤企周旋,对内则要与新电改抗争。

  随着首批105家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项目的落地,新电改步入实操阶段。政府工作报告将电改列为今年的重点工作之一,要求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要在电力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并强调抓好电力体制改革,开放竞争性业务。而事实上,从2015年3月份开始,新电改实施两年多,多省市都在扩大电力直接交易规模。

  在此情势下,宁夏七大电企建议政府协调减少直接交易电价让利幅度或暂缓直接交易是不合时宜的,有悖改革方向,其思想还停留在计划经济年代,希图政府给其“奶瓶”。

  虽说电企正面临火电过剩和煤价过高等困境,日子颇为艰难,但电企唯有通过电力改革的方式,顺势而为,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才能求生存谋发展。否则优胜劣汰,大浪淘沙,撑不住的电企就得出局。

  而作为产业链上下游的关联企业,煤电双方完全可以通过协商谈判,就煤炭订货数量、价格水平以及运力保障、合同履行、信用体系建设达成共识,避免你亏我盈、你赔我赚的零和博弈。双方可用中短期合同代替中长期合同,根据市场行情,换位思考,相向而行,旺季时少赚点,淡季时少赔点,一年下来,旺淡加权平均后还都能多少赚一点,以达到双赢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