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评论

主页>商业报道>商业评论>
破解“煤电顶牛”须推进电力体制改革
2017-03-24 17:58 来源:证券时网

  随着煤炭价格的大幅反弹,数年来一直为火电企业乐享的低煤价红利走向终结。成本上升与产能过剩压力悬顶,近年来被隐匿的“煤电顶牛”矛盾再度彰显,尤其是电企发声动作不断。无论是“两会”期间向发改委请愿,还是日前向地方政府联合上书,这一连串动作表明,煤电矛盾出现升级特征。

  “煤电顶牛”现象再现的根本原因在于利益。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持续深入、煤炭安全检查的不断升级以及地方限煤措施的不断落地,煤炭从多年前的“买方市场”重归“卖方市场”。卓创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张敏对证券时报记者透露,2016年煤价最大涨幅超过六成,2017年以来,煤矿资源尤显紧张,不仅多煤种价格突破了去年最高点,而且“煤荒”现象多地蔓延。统计数据显示,在煤炭价格持续回升的背景下,目前已经发布2016年年报的煤炭行业上市公司中,煤炭平均销售毛利率已经从2015年的16%上升到2016年的27%,行业内上市公司的平均每股收益也从2015年的亏损0.31元快速上升到2016年的0.45元。

  在煤炭行业“千金散尽还复来”的同时,电力企业却面临“山穷水复疑无路”的尴尬。近年来受电煤价格上涨、电量下滑等因素影响,不少地区的发电企业经营举步维艰、困难重重,亏损趋势显现。根据Wind数据,以已经发布2016年年报的火电企业为样本,电力企业平均每股收益从2015年的0.54元下降到2016年的0.19元,净利润与营业总收入之比则从2015年的10%下降到2016年的3%。

  “煤电顶牛”的背后,是利益之争,更是上游供应商与下游使用者之间的博弈。在解决上下游之争的过程中,市场力量一直在发挥作用。例如,不少大型电企与煤炭企业都签署有“长协煤”协议,但由于涉及煤炭总量在整个市场中占比较低,对于整个煤电市场影响有限。

  同时,政府这只“看不见的手”也一直在进行协调和干预。有业内人士透露,由于中国煤炭用量大,且煤质变化快,类似有色金属的收储政策并不适宜煤炭行业;相对来说,此前出台的煤电联动政策在解决“煤电顶牛”方面曾发挥了积极作用,但由于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作为一项旨在反映市场变动、弥补市场不足的经济政策,该政策也存在联动不及时和联动幅度不到位等不足。

  可以肯定的是,在没有“釜底抽薪”式举措出台之前,煤电顶牛现象还将长期存在,双方的僵持状态仍将持续。从根源来说,煤电之间矛盾的深层次原因仍应从“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找寻。虽然我国的电力体制改革先于煤炭,但煤炭要先于电力行业实行了市场化定价。

  要从根本上解决绵亘多年的“煤电顶牛”问题,一方面,需要电力企业抓住每一次调整结构的时机,提高效率,淘汰落后,降低能耗,增强自身消耗一次能源价格上涨的因素,以提高自己的市场竞争力;另一方面,也需要政府继续推进电力体制改革,扫清煤炭和电力行业内外部的一系列体制性障碍,实现“看得见的手”与“看不见的手”的平衡联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