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

主页>商业报道>深度报道>
长春:“下沉式”城市管理打通最后一公里
2017-04-01 08:17 来源:经济时网

  记者 王有军

  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管理难度越来越大,面临的问题和矛盾逐渐显现。如何对城市科学规范管理,有效突破管理过程中的羁绊和藩篱,已成为地方城市管理者待解的一道难题。

  前不久,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吉林长春市调查时发现,针对城市管理存在功能和责任悬空、基层管理不落实的问题,该市朝阳区探索的“两下沉、一联动,五位一体、平行监督”的“下沉式”城市管理模式,有效地解决了城市基层管理权责不统一问题以及城市管理中“看得到的管不了、管得了的看不到”的问题。

  纵向上管理重心下移,让城市管理末端变源头

  据了解,此项改革的核心是实行执法和管理队伍纵向下沉,通过推动管理重心下移、管理职责细化,解决城市管理责权不统一的问题。

  “针对当前城市街道管理中存在的政府缺位、街道错位、社区越位、社会整体服务不到位等突出问题,本着‘不动体制动机制’的原则,全面开展街道治理体制改革。”长春市朝阳区委书记祝永安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去年开始,按照市委书记王君正的指示,朝阳区经过一年的探索和实践,逐步形成了这套“下沉式”城市管理新模式。

  本着“权随责走,费随事转,事、费、权、责相配套”的原则,长春市朝阳区把行政执法队伍下沉到街道,由街道进行日常管理,把社区公益专干下沉到网格,实行网格日巡、一日双巡。改革实施一年来,长春市朝阳区共组建11个街道城市管理中心,52个社区调剂出425名公益岗人员全部下沉到278个城区网格作为网格综合专干,走街串户,直面群众,并与城建科、执法中队的工作人员和社区网格长、保洁班长一并在网格中,实施联合执法、联合清理、联合管理。使街道在城市管理中既是责任主体,也是权力支配主体,由管理末端变为管理源头。

  “下沉式城市管理模式实行后,桂林路街道城建科、执法中队、保洁中队、社区、清运班组五支队伍落实到社区38个网格中。按照‘发现、处置、上报、反馈、监督’五个环节开展工作。”长春市朝阳区桂林街道党工委书记霍学斌坦言,以桂林路商圈为例,在下沉式五位一体管理模式下,各网格采取死看死守的管理办法,减少了商圈内的占道经营、路边烧烤,有效地改善了商圈的经营秩序和良好的市容市貌。

  横向上职能归类整合,变管理职能不清为权责明确

  针对街道科室存在着任务重叠、职能交叉、层级过多等问题,按照“不动体制动机制”原则,长春市朝阳区实施街道职能横向归类,优化街道机构,集约管理,提高效能。

  朝阳区在借鉴国家“大部委”制的做法,在不改变科级职数的前提下,将工作内容相似、服务对象相近的科室进行整合归并,实行大办制改革,建立党政综合、经济发展、社会管理、城市管理、公共服务等五个综合办公室,简称“一街五办”,实行模块化建设,由办事处处级实职领导兼任办公室主任,聚指成拳,有效整合力量,实现由干部号召干为领着干,由科室分头干为一起干,提升了街道综合服务管理的能力。

  在“街道职能归类”,推进公共服务资源整合的同时,长春市朝阳区还进行“事权归类”,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实行“一收二放”,即:收回区直部门应管职权,如食品安全事故应急处置、社会抚养费征收等;下放街道需要的和衔接的管理权和自主权,将执法力量、保洁力量、公益岗位的管理权限等全部下放到街道,配套出台有关政策,允许街道对区里下拨的绩效奖金进行二次分配,做到奖勤罚懒、人员能进能出。

  技术上智能化助力,构建网络综合服务平台

  在职权下放,管理重心下沉,街道职能归类整合的同时,朝阳区积极推进行政方式和行政效能改革,构建智能化网络综合服务平台。

  据了解,2016年,在市智慧办指导下,该区出资进行了先行试点,与科大讯飞(002230,股吧)公司合作,利用科大讯飞国内领先技术,建立“一个中心、四个平台”:建立了大数据共享交换中心,搭建政务服务、社会治理、社会服务、综合指挥调度平台,实现全区政务服务纵横联通,社会治理信息共享。目前,区大数据共享交换中心已经汇集了11家132类417万余条数据资源,初步建成了人口数据库、法人数据库、电子证照文库、城市管理数据库等基础数据库,实现了信息共享。

  “今年1月20日,已经实现了全区全覆盖,完成了与市里‘一门式、一张网’系统的动态对接。不管是公益岗位的人力释放下沉,还是网格员日巡过程中手机智慧终端上报事件,都需要通过数据传输才能最终实现,朝阳区智能化网络服务平台就是创造这一切可能的地方。”该网络综合服务平台技术人员告诉记者,随着平台功能不断完善,未来朝阳区的智慧商务、智慧教育、智慧医疗、智慧社区等应用,均可在此基础上直接构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