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

主页>商业报道>深度报道>
百年巴塞尔钟表展:“瑞士制造”面临艰难迭代
2017-04-01 08:17 来源:21世纪

  记者 杨清清 巴塞尔、纳沙泰尔、北京报道

  最初创办于1917年的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以下简称巴塞尔钟表展),如今已经一百年了。在这一个世纪的漫长演变中,巴塞尔钟表展从最初仅有29个瑞士品牌参展,到如今,共计220个瑞士品牌在这个“奢侈品中的奥斯卡”展会中露面。

  毫无疑问,“瑞士制造”仍旧是巴塞尔展的中坚力量。但也如同一个置身新时代的百岁老人,“瑞士制造”甚至传统钟表行业,正在度过一个新旧更迭的艰难时刻。

  钟表之光

  巴塞尔钟表展1号馆门口,有一个巨大的环形屋顶。午后时分,如果处身这个屋顶的正下方,你可以轻易看到瑞士的天空;如果这天天气刚好晴朗,阳光斜射在环顶之上,反射的微光会铺洒而下,使你的周身散发出朦胧的轮廓。

  每一个慕巴塞尔钟表展之名而来的人,都很难逃出它的微光笼罩。它就像一个光环,加持在汇聚劳力士、百达翡丽、宝玑、宝珀、欧米茄等世界顶级钟表品牌的1号馆门前,也不经意间使场馆内的顶级品牌变得更加光鲜。

  为许多人所忽略的是,这个圆环的光芒,是上天所赐予的。就如同如今的瑞士表业,在行业遭遇持续阴霾之际,附着其上的光环也正在褪色。

  这从2016年的销售业绩可见一斑。尽管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称,2016年旗下包括宝格丽、泰格豪雅在内的手表品牌销售同比上升5%,掌管卡地亚、伯爵和江诗丹顿的历峰集团2016年第四季度销售额上升5%,然而,整个行业的形势不容乐观。

  根据巴塞尔钟表展组委会公布的数据显示,瑞士钟表2016年出口总额同比下滑9.9%,为194亿瑞郎。这也是该数字的连续第二年下滑,亦创下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根据瑞士钟表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瑞士钟表出口总额今年1月同比下滑6.2%,2月相较1月继续下滑8%。这意味着,瑞士钟表并未从根本上走出困境。

  在2017年巴塞尔钟表展开幕式上,巴塞尔钟表展董事总经理Sylvie Ritter将过去的12个月时间总结为“非常困难”。她坦言,在这段时间内,已经有一些业内人士离开钟表和珠宝行业。而根据业内人士预计,2017年,瑞士钟表制造商的市场份额仍将会受到来自各类竞争者的挤压。

  其中的一个竞争者便是智能手表。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早在2015年,智能手表的销量便首次超过瑞士手表,2016年瑞士手表仍未夺回份额。作为瑞士手表目前最大的两个市场之一,2月份美国市场销售额以大幅下跌12.4%,诠释了瑞士手表在智能手表面前的尴尬处境。

  有瑞士手表的企业高管表示,零售行业的消费者偏好已发生巨大转变,而这种情况在美国尤为明显。“美国消费者更加愿意进行线上消费,同时,他们对手表的要求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报时,很多人追求更加新潮的功能。这让我们在美国的运营遇到麻烦。”

  一方面是外部产品的冲击,另一方面,瑞士表业内部也在呈现创新危机。“今年巴塞尔钟表展的一个明显特征是,技术上没有太多新意,钟表商推出的新款更多在颜色、材质等装饰手法方面下功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有过七届巴塞尔钟表展参展经验的业内观察人士Teddy指出,“现在传统钟表的技术已经到了一个瓶颈。”

  花旗集团奢侈品证券研究主管Thomas Chauvet则更加一针见血:“在过去十年来,钟表商们一直在提价,却没有多少创新。过于自满是他们面临当前危机的主要原因,”Chauvet指出,“他们无法适应消费者行为的改变。”

  艰难迭代

  在瑞士表业迭代的过程中,独立制表概念开始盛行。

  这一点,可以明显从巴塞尔钟表展的展区设置中看出来。“通过最新调整,我们为之前Palace馆的独立钟表制造商提供一个位于第1展厅的首选展区。该展区被称为‘工作坊’,”Sylvie Ritter介绍道,“我们通过它满足了该领域不断增长的需求。”

  这个“工作坊”位于1号馆三楼。相较于过去开设在场馆之外的“小帐篷”而言,这个区域可谓是“黄金展区”。而有别于一楼、二楼的顶级品牌,独立制表区域的作品更加特立独行、更具艺术感,例如一个由数个齿轮组成的长形钟摆,又或者是如天秤般的时间指示盘。

  独立制表的特点正在于此。这些制表师所制作的腕表,从机械结构的创新出发,融入趣味性的功能及主题,从而制作出奇奇怪怪的腕表。更具诱惑的是,他们经手的每一只腕表,都是纯手工打造,这种“小众”、“稀缺性”、“工匠精神”,成为这些独立制表与智能手表的最大区别。

  在位于纳沙泰尔市郊的小镇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参观了独立制表师Kari Voutilainen的工作室。作为巴塞尔钟表展参展的独立制表师,Kari工作室内纯手工打造的腕表,至今每年全球产量仅40块左右。在特色方面,他曾创作出世界上首枚十进制三问表,今年推出的Masterpiece Chronograph,则是全球第一只采用新材质Carbontime摆轮的手表。

  在谈及与大品牌制作相区别的特点时,Kari Voutilainen告诉记者,这中间至少有两点不同。“第一是自由,大品牌制作的腕表都是量产,很难有个人的思路,独立制表则可以根据自己的思路去制作自己的产品。第二是投入,大品牌在量产时,需要投放许多广告,这也就意味着他们需要考虑投资收益,独立制表过程中,优先考虑的是产品本身。”

  除去精工细作形成差异化竞争之外,另一个瑞表迭代的可能性,存在于与跨界技术融合而成的个性。在传统机械表技术面临瓶颈之际,同样位于纳沙泰尔的HYT创始人团队,颠覆式使用液压混合,为钟表业带来新意。在HYT总部大楼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见到世界唯一使用液体流动指示时间的全机械腕表。

  据了解,液压机械腕表是HYT这个年产量不超过100块的小众独立品牌的独有专利。它通过两种颜色的液体指示昼夜,使用两个表盘分别指示小时及分钟。随着时间流逝,表盘内的蜗壳装置会缓慢移动,挤压液缸,用压力将液体按压到对应的时刻。

  “最美的时刻发生于每天的5点59分和17点59分,”一个HYT手表用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她自称存了两年积蓄,只为将HYT一只腕表收入囊中,“在这两个时刻,左液缸的有色液体全部被压到表内的微液管,蜗壳则从自己的尖部返回壳部,产生逆跳。在这一分钟之内,液体徐徐流回液缸,与此同时,分钟盘同样会走1分钟,这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机械之美。”

  无论是液体分离技术、玻璃管内壁防粘连,还是深潜时的密封性,以及不受温差影响的温度调节器,这款腕表的技术集成远远超过传统的瑞士制表。而这种极度科技腕表的存在,还有独立制表的匠心,或许代表了瑞士制表的未来。(编辑 董明洁 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