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报道

主页>财经资讯>财经纵横>国内报道>
任德奇出任交行行长 新高管团队面临这几大任务
2018-06-13 09:24 来源:一 财

  任德奇出任交行行长,新高管团队面临这几大任务

  周艾琳

  6月12日,交通银行发布第八届董事会第十七次会议决议公告,聘任任德奇为交行行长,交行董事长彭纯不再代行行长职责。

  任德奇此前为中国银行副行长,并且在建设银行系统工作多年。随着任德奇的上任,交行的高管团队终于全部到位。董事长为现年56岁的彭纯,行长为55岁的任德奇,副行长共有4位,分别是侯维栋(58岁)、郭莽(56岁)、沈如军(54岁)、吴伟(48岁)。

  作为国务院批准的首家深化改革试点行,交行“分行制+事业部制”的“双轮驱动”经营模式已成为转型发展的引擎,交行高管团队也将继续深化改革。同时,如何提高经济利润,并在资管新规下平稳转型也是摆在银行面前的一道坎。

  任德奇任交行行长

  公开信息显示,任德奇生于1963年,1988年于清华大学获工学硕士学位。

  1988年7月至2003年8月,任德奇先后在中国建设银行岳阳长岭支行、岳阳市中心支行、岳阳分行,中国建设银行信贷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信贷风险管理部工作。

  2003年8月至2014年5月,任德奇历任中国建设银行信贷审批部副总经理、风险监控部总经理、授信管理部总经理、湖北省分行行长、风险管理部总经理。

  2014年7月至2016年11月,任德奇任中国银行副行长,2016年12月至2018年6月任中国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其中:2015年10月至2018年6月兼任中银香港(控股)有限公司非执行董事,2016年9月至2018年6月兼任中国银行上海人民币交易业务总部总裁。

  在任德奇上任前,交行一直由董事长彭纯任代理行长。今年2月1日,交行公告称,彭纯将出任交行新一任党委书记、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普惠金融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与此同时,彭纯辞去行长一职,在新行长任职资格获准前,代为履行行长职责。

  继续推动“深改”

  交行的新领导班子面临的最重要任务是继续推动“深改”。2015年6月,交行深化改革方案获国务院批准同意,方案共有12条措施,包括改善股权结构、引入民营资本,建立管理层和员工持股机制,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深化内部经营机制和薪酬制度改革等。

  交行实行“分行制+事业部制”的“双轮驱动”经营模式,早在今年3月末,彭纯就在交行年度业绩会上表示,为激发分行和事业部“双轮”加快转速,交行坚持市场化激励约束机制,深化薪酬分配改革,持续完善“市场化选聘、契约化管理、差异化薪酬、市场化退出”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充分调动、激发分行和事业部的积极性和新动能。

  早在2017年8月,彭纯便开始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彼时,交行公告称,董事长牛锡明因身体原因,需要集中一段时间休养治疗。在牛锡明与彭纯搭班的四年时间里,交行成为国有五大行中的“深改”试点。

  2015年时,牛锡明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提及“深改”的挑战时就表示,交行管理团队和关键员工市场化导向的长效激励约束机制不够健全。一方面,管理层主要由上级任用和考核,董事会与管理层的委托代理关系不明确,董事会对管理层缺乏一套行之有效的绩效考核体系,在激励约束方面没有好的手段。另一方面,银行内部选人用人、绩效考核的行政化、机关化色彩还比较浓厚,干部能上不能下、员工能进不能出、薪酬能高不能低的现象依然存在。

  银行资管亟待转型

  2018年是中国银行业资管转型的大年。随着资管新规正式落地,银行系资管发展步调加速。今年以来,招商银行、华夏银行、北京银行、宁波银行陆续发布公告,拟设立资管子公司,拟定注册资本分别为50亿元、50亿元、50亿元和10亿元。

  5月31日,交行发布公告称,拟出资不超过80亿元在上海全资设立交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拟出资比例是至今公告最高的一家。

  关于银行系资管的产品定位、投研能力建设和人员安排,交行相关部门近期独家对记者回应称,交行将搭建以“固定收益为主体、权益和其他创新型资产为两翼”的产品框架。主体为固定收益类资产,兼顾稳定性和收益性,且可容纳的市场规模庞大,固定收益类产品可作为银行系资管产品的重点发展方向;两翼为权益和其他创新型资产,将进一步完善投研体系,提升主动投资能力。

  彭纯认为,资管新规对下一步银行资管行业的健康有序、合规发展提供了坚实基础。

  交行年报数据显示,截至去年末,该行表内外理财规模突破1.6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2.19%,其中表外规模不到9000亿,非标债权类资产占表内外理财产品余额的11.45%,处于业内较低水平。此外,该行去年末净值型理财产品规模较年初增长2.6倍。

  多家股份行和城商行资管部研究人士对记者表示,未来可能将原来的银行资管部独立出来,成立银行系资管子公司,原先的人马将归属资管子公司,另外再招兵买马。银行系资管子公司除了要加强自身投研能力,尤其是信用债的行业研究,未来还会与券商投顾合作,探索FOF、MOM模式。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银行拥有客户资源的优势,不过鉴于这一客群的风险偏好偏低,因此银行资管子公司的产品不太可能做到如公募基金的净值波动那么大,如何设计产品、提升投研能力也是摆在银行系资管面前的一大挑战。

  提升经济利润

  在银行转型的大年,如何真正提升经济利润也是一大挑战。

  2018年银行年报显示,尽管净利润普遍回升,但五大行的ROE、ROA都呈现同比下降之势。记者梳理年报数据后发现,2017年建设银行的ROE为14.8%(同比降4.15个百分点),工商银行为14.35%(降5.84个百分点),中国银行为12.24%(降2.7个百分点),农业银行为14.57%(降3.76个百分点),交行为 11.4%(降6.71个百分点)。

  根据去年年末麦肯锡发布的《中国Top 40家银行价值创造排行榜(2017)》,国内银行普遍面临以下主要挑战:利率市场化导致利差大幅收紧(2016年商业银行净息差为2.22%,2017年上半年下降到2.05%);部分行业景气下滑,不良资产包袱严重;监管趋严,多项政策陆续出台以进一步规范金融体系, 加大了银行提高营收的难度。麦肯锡认为,未来3年将会是中国银行业转型关键时期,国内银行亟需从规模银行转型为价值银行,持续为股东创造经济利润。

  去年,交行利息净收入同比降低5.56%,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分别为1.44%及1.58%,同比分别下降31个及30个基点。不过,机构普遍认为,大行净息差有望触底回升。

  作为提升效益的发力点,扩大零售业务的占比本身就是交行业务转型的重点之一。这两年交行零售业务利润贡献度的占比每年都以2%~3%的速度提升。交行副行长侯维栋此前表示,2018年零售业务转型持续,信贷规模仍然是在向零售倾斜。同时,金融科技也是助力银行零售转型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