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报道

主页>财经资讯>财经纵横>国内报道>
北京6区幼升小推多校划片:能否一举遏制学区房热?
2018-06-12 12:09 来源:界 面

  北京6区幼升小推“多校划片”:能否一举遏制学区房热?朝阳试点争议不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宰飞 毛锦伟

  多校划片提出:2017年6月30日以后购入的房产,不再单一对口一所小学,而是在多所小学中随机派位,这意味着即使买了学区房也未必上得了好学校。 多校划片意在遏制学区房炒作。但为解决矛盾而生的多校划片激发了更多矛盾。原本位于优质学区的业主担心“奶酪”被动,纷纷抵制,要求教委修改或取消“6·30新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比往年晚一周了,人大附中朝阳学校的招生简章还没贴出来。

  按惯例,每年5月30日前后,北京各小学都会在校门口贴出招生简章,明确本校当年对口入学的小区。今年,东城、西城、海淀等区各校仍照例行事,只有朝阳的招生简章有些“难产”。

  人大附中朝阳学校位于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小区内,历来是这个小区的对口小学。迟迟等不到招生简章,芍药居的业主忐忑起来。今年会有变数吗?每天,都有人在小区QQ群里询问。

  今年是朝阳区小学招生新政实施第二年。系列改革举措中,“多校划片”(也称“6·30新政”)最具争议,内容是:2017年6月30日后取得房产证的住宅不再对应一所学校,而是参加所在片区的统筹分配,即一个住址对应多所学校。这意味着,2017年6月30日以后,即使买了学区房也未必上得了好学校。芍药居原本对口人大附中朝阳学校,依据新政,它将对应三所学校,而其他两所,都是质量远逊于人大附中朝阳学校、家长口中的“渣小”。

  多校划片意在遏制学区房炒作。今年2月底,教育部通知要求,在教育资源配置不够均衡、择校冲动强烈的地方,积极稳慎推进多校划片。这一举措试图模糊教育资源与房产对应关系,降低家长购买学区房的冲动。但为解决矛盾而生的多校划片激发了更多矛盾。去年,朝阳区公布试点方案后,原本位于优质学区的业主担心“奶酪”被动,纷纷抵制,要求教委修改或取消“6·30新政”。

  几轮博弈之后,朝阳区教委日前公布《关于2018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的意见》,意见悄然删去了“6·30”相关内容。家长们发现,入学政策似乎又回到了2016年前。然而,没有任何部门宣布“6·30新政”作废,芍药居等小区的业主仍担忧,朝阳的学区还安全吗?

  谁动了我的学区?

  北京市选择在朝阳区试点多校划片事出有因。朝阳区是北京的经济强区,GDP与全市排名第一的海淀区不相伯仲;但朝阳区却是一个教育弱区,用长期研究学区房的“北京买房那些事”微博博主文刀的话说,“朝阳区最好的学校,放在海淀也就排第15到20名左右。”朝阳区屈指可数的优质学校就包括位于芍药居的人大附中朝阳学校。为了扩大优质教育资源供给范围,朝阳区决定,将强校与弱校打包,实行多校划片。

  除了人大附中朝阳学校,纳入多校划片的朝阳名校还包括陈经纶中学帝景分校等。另有一些学校,如星河实验学校,虽算不上名校,但在片区内相对出众,也被纳入多校划片。

  芍药居业主李健认为新政有失公允。他说:“人大附中朝阳学校就在我们小区里,多校划片不让本小区孩子就近入学,却舍近求远,面向隔着一条高速公路的其他小区招生。”

  从楼盘图上可以看出,人大附中朝阳学校就坐落在芍药居北里。(图片来源:上观新闻)芍药居北里小区内的指示牌标注着人大附中朝阳学校的位置。(图片来源:上观新闻)

  朝阳区另外一个小区天鹅湾也陷入相似困境。在朝阳区教委开通的居住地对应学校查询系统上,业主输入居住地址天鹅湾,结果呈现两行信息:2017年6月30日前取得房产证的,对应星河实验学校;之后交易取得房产证的,对应的学校除星河实验学校外,还有另外三所。

  在一封致朝阳区教委的公开信上,天鹅湾业主写道,星河实验学校本来是天鹅湾、星河湾、朝阳雅筑三个住宅小区的配套学校,直接占用天鹅湾的花园、绿地用地。多校划片派位入学直接造成的局面就是,给出大量资源的业主孩子不能进入星河实验学校,而周围小区的大量孩子涌入。

  民意反弹出乎政策制定者预料。事实上,朝阳区采取“老房老办法,新房新办法”就是为了减少新政推行阻力。“6·30新政”强调,老业主沿用一对一单校入学政策,新业主才适用多校划片。但老业主并不买账,今年一对一,明年一对一,那后年呢,大后年呢?政策一年一定,说不准哪年,多校划片就落到所有人头上了。

  忧虑政策预期的不确定性,芍药居、天鹅湾等小区业主决定向朝阳区教委讨个说法。

  三次约谈后“朝”令夕改

  去年5月4日,“6·30新政”公布后第二天,李健等10位芍药居业主代表首次约请朝阳区教委相关负责人面谈,地点在太阳宫地区信访办。他们一一抛出从业主中征集的疑问。

  “2017年6月30日之前的业主能够确保对口人大附中朝阳学校吗?”

  “之前的业主不受影响,不管是今年还是明年,都是老政策、都是单校。”

  “为什么增加的两所学校都很远,而且属于其他街道?”

  “回去以后马上调查,周三给答复。”

  会上,朝阳区教委还告诉不安的芍药居业主,多校划片细则还没出,查询系统显示的对应学校也不是最终的对口学校,还需要征求民意,根据调查结果调整。目前只是释放一个信号。

  与教委沟通一结束,李健就将现场问答摘要传到了小区群里。但是,教委的答复并没有解开业主心中的疑团,反而带来了更多疑问。

  十几个小时之后,5月5日上午,芍药居业主代表再次约见朝阳区教委相关负责人。这次,有细心的业主悄悄摁下了手机的录音按键。

  “你们说老业主老政策,有何凭证?”

  “我们会在查询系统里加一句‘2017年以后再入学,政策不变’。”

  “芍药居老业主的孩子上学满足不了怎么办?”

  “扩建学校。”

  ……

  业主正与区教委交涉,电视台记者赶来了。李健面对摄像机,代表芍药居近10万居民表达了两项诉求:一、老业主未来一直实行老政策,一对一入学人大附中朝阳学校;二、新业主多校划片,应划到芍药居所属的太阳宫地区内学校。

  当天晚上,李健接到民警电话。民警提醒他和其他业主通过合理合法渠道提出诉求,不能拉条幅、不能喊口号、不能发传单,如果触犯底线,将追究法律责任。这些,李健和邻居们都认同。有关多校划片的争议,始终在理性的场域中博弈。

  接下来的几天里,芍药居业主第三次约见区教委相关负责人。始终无法安心的他们再次要求教委出具书面证明,保证老业主未来始终单校对应人大附中朝阳学校。而这一点令区教委为难:这谁能保证呢?

  2017年5月6日晚上,当李健再次查询朝阳区居住地对应学校系统时,他惊讶地发现,芍药居改回了人大附中朝阳学校单校划片。不仅是芍药居,之前多校划片的热点地区天鹅湾、珠江帝景等也都同时改回单校划片。

  “北京买房那些事”微博博主文刀说:“成语‘朝令夕改’有了新读法:‘chao令夕改’,虽然顺应民意是好事。”

  回避矛盾的“升级”

  尽管多校划片在朝阳引发争议,但这并不妨碍北京升级试点的规模和力度。只是相比去年,今年北京城6区幼升小政策,更能体现教育部强调的“稳慎”二字。

  最“慎”的属朝阳区。自从去年5月,区教委与几个热点小区谈判后,朝阳再也不提“6·30新政”。记者致电区教委小学初中入学办公室,工作人员否认“6·30新政”已经取消,称在房子信息登记中,已经按“6·30”前后进行了区分。但具体到小区是否多校划片,以网站查询结果为准;现在是单校的小区未来如何,也无法预测。工作人员透露,将来即便对口多校,针对2017年6月30日以后交易登记的房子,或许还会视首套房还是多套房另作区分,首套房仍有可能单校划片……但这些并未最终确定。

  西城区的多校划片更呈现一个“稳”字。这个区今年仍以单校划片为主,仅在学位不足时,才在所在学区或邻近学区内多校划片。而西城区实行多校划片的5所优质小学,均以做“增量”的方式,新增学籍名额用以分派。如此一来既不影响原来的入学,又实现了“扩优”,皆大欢喜。

  相较之下,今年城6区中,只有海淀区和东城区给出了多校划片时间表。东城区的时间点为2018年6月30日,海淀区则定为2019年1月1日,在此之后取得房产证的住宅,将不再对应一所学校,而是实施多校划片。

  最需要的地方,反而最难落地

  两年入学政策的变化,给理解多校划片提供了完备的视角。

  在今年年初的北京两会上,市教委副主任李奕谈到多校划片政策的两点初衷: 一是降低家长购买学区房的期望值,遏制学区房炒作;二是释放更多优质学位,平衡教育资源。那么,多校划片试点以来,这两个目标实现了吗?

  先看遏制学区房炒作。在政策推出之初,曾有房地产业内人士预测,多校划片解除了教育资源和房地产的捆绑,一旦落地将导致学区房价格回落,天价学区房现象有所减少。在教育资源分配悬殊的朝阳区,多校划片的影响理应立竿见影。

  近日,在天鹅湾小区周边的链家门店,记者询问:朝阳区去年公布多校划片后,房价有没有应声回落?工作人员回忆说,去年下半年天鹅湾小区房价确实跌了有20%,“但这其中,去年3月施行的房产新政影响更大。”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天鹅湾小区。(图片来源:上观新闻)星河实验学校是天鹅湾等三个住宅小区的配套学校。(图片来源:上观新闻)

  “北京买房那些事”博主文刀说:“朝阳去年试点后,一些教育资源不均衡片区内的好学校,周边的房子跌幅是超过大盘的,比如对口陈经纶小学帝景分校的珠江帝景小区。”

  但是,也正因为教育资源分配悬殊,多校划片政策易引发剧烈的社会矛盾。朝阳的多校划片政策最终未能有效落地,对学区房的微薄影响也很快消弭。文刀说,今年珠江帝景恢复单校划片后房价很快“回血”。

  而在好学校众多、教育资源本就比较均衡的东城、西城、海淀3个区,文刀认为,多校划片反而会使整个区的房子都变成学区房,进一步推高房价。

  再看平衡教育资源。在教育资源分配悬殊的朝阳区,多校划片能否让更多人受益?天鹅湾业主熊女士认为,朝阳区在整个北京属教育洼地,普遍偏差,好不容易“单点突破”培养出了几个好学校,也让居民对朝阳区的教育前景有了信心,得以留住重视教育的家长和优质的生源。而在这种情况下,急于让这几个好学校去覆盖更多片区,长远看会把好不容易留住的生源拱手让人,影响到这几所好学校的发展。

  文刀认为,多校划片的前提应是区内好学校多、差学校少,这样才能起到先进带后进的正向效果;反之则会“差的将好的拉下来“。

  在教育弱区朝阳,多校划片落地乏力;而在教育资源本就丰富且均衡的东西城,多校划片不过是锦上添花。

  专家:多校划片只是权宜之计

  如此看来,多校划片算得上遏制学区房、平衡教育资源的良策吗?

  记者就此采访了多名教育专家,发现他们普遍不看好多校划片。

  二十一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政府应该通过义务教育均衡来消除家长对热门学区的追逐,而不能靠这种具有较强博弈色彩的措施。而且,多校划片后,若是在更大的范围内依然存在严重的办学质量差异,家长的择校冲动还是无法遏制 ,只会换一种形式存在。家长择校毕竟是“下游”,义务教育不均衡则是“上游”。假如堵住了下游,却不治理上游,结果就会“决堤”。

  一个更难以忽视的问题是,两年过去了,多校划片仍然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片”究竟按什么标准划?是居民区,是街道,还是学区?多校划片在一小区对多校时,究竟是电脑随机派位,还是综合考量学位供给、户籍、房产、居住年限等多种因素?没有人说得清楚。

  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院储朝晖则认为,这种模糊的背后,极有可能滋生权力寻租,给家长挑学校、学校挑生源都营造更为便利的条件。

  关注北京房地产市场的微信公号号主伯温也指出,多校划片总体上与就近入学之间是存在矛盾的。粗暴简单的一刀切一对多,会打乱现在的就近入学格局。“家门口就有学校,为什么非得舍近求远?”

  这些道理,教育部门未必不懂。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时任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表示:多校划片只是一种探索,“不是一个长远的举措”,“最终还是要靠教育发展、教育改革,特别是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熊丙奇断定,多校划片只是权宜之计,单校划片才是大势所趋。

  “最终的结果可能是‘名义上’的多校划片”,文刀判断,西城的做法将会被更多区效仿,即:先通过直升或名校建立校区等方式平衡教育资源,然后将多校划片简易化,学位数量足够时仍一对一、超出部分再一对多。可是,这样的多校划片,和以前的入学政策,又有多大的区别呢?

  6月11日,就在本文刊发当天,朝阳区芍药居的李健发现,人大附中朝阳学校门口终于贴出了招生简章。他挤进围观的人群,一字一句研读,确信“6·30”只字未提,才长长吁了口气。

  好消息比往年晚到了11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