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报道

主页>财经资讯>财经纵横>国内报道>
海外巨头加速“归队” 炒CDR稳赚不赔?
2018-06-08 12:53 来源:一 财

  海外巨头加速“归队”,炒CDR稳赚不赔?

  张苑柯

  6月6日深夜,证监会发布了包括《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试行)》(下称《管理办法》)在内的9份文件,标志着CDR的制度核心规则全面落地。

  CDR作为一种新型的融资工具,必然会产生增量的融资需求,但是究竟会产生多大体量的融资需求,与现有的融资体系又将如何平衡引起讨论。有观点认为首批CDR的发行集中在市值体量较大的科技公司和独角兽中,按5%左右的比例初步估计吸金强度可见一斑。

  分析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虽然说独角兽企业代表了经济发展的方向,但是买CDR并不是一定就会稳赚不赔,这一点必须注意。

  落地会吸金多少?

  此次发布的九大文件覆盖了存托凭证(CDR)发行、交易、上市、信息披露制度、试点企业选取标准和选取机制、以及对保荐机构要求等。此外,《管理办法》不仅强化了信息披露义务,同时明确了科技创新咨询委员会的工作职责。自6月7日起,符合条件的企业可以向证监会申报发行IPO或者CDR材料。

  据证监会相关表态,独角兽中四新类企业更符合上市标准,另外满足条件的企业也有部分已在筹备美股和港股上市。根据《2017年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目前中国估值超过70亿的独角兽公司共计120家,估值总计近3万亿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独角兽大多存在VIE结构,发行CDR为这些公司提供了便利的上市途径。因此除了中概股外,CDR另一个重要的融资需求是独角兽公司。而以独角兽为代表的创新企业体量相对较大,以工业富联(601138.SH)为例,不仅从预披露到过会仅用了27天,首版募投项目所需资金高达约270以人民币,远大于2018年以来约10亿人民币的新股首发募集资金。

  工业富联昨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于6月8日在上交所上市交易,A股股本为196.95亿股,本次上市数量为11.18亿股。以新上市的同样为独角兽公司的药明康德(603259.SH)收获连续16个涨停板的态势,业内有观点认为工业富联“吸金”趋势或超预期。

  数据显示,2017年、2016年和2015年IPO融资金额分别为2301亿、1496亿和1576亿人民币,而今年前五个月IPO筹集资金共519亿元。按照海外经验,已上市公司发行CDR占普通股的份额比重一般为2%-10%不等。此前媒体报道称首批发行CDR的公司包括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携程、微博、网易和舜宇光学。以阿里巴巴为例,目前总市值达到3万亿人民币,若按照5%的比例回归,其资金规模将达到1500亿人民币,约占2017年全年IPO募资规模的70%。另有消息称,即将在港股上市的小米或通过CDR在A股同步上市。

  考虑到BATJ市值巨大,安信证券首席策略师陈果认为,较少比例的CDR发行就可以实现较多融资金额,因此其预计相对发行比例可能不会太高。基于BATJ融资比例1%-5%,剩余四家融资比例2%-10%条件下的粗略计算,安信策略预计未来的融资需求或可高至4220亿元人民币。

  由于独角兽回归,可能会分流一部分市场的资金,引起了市场担忧。为了防止对市场造成过度冲击,目前已有嘉实、南方、华夏、招商、易方达和汇添富六家公募基金(战略基金)申报的CDR战略配售基金获得批文并开始募集资金,专门投资以IPO和CDR形式“归队”的巨头们。单个产品募资规模下限50亿元,上限500亿元,个人最高额度为50万元。

  资料显示,若个人投资者合计募集规模不到500亿元则向机构投资者配售;超过500亿元则不对机构客户发售。仅四类与养老基金相关的机构客户能够认购战略配售基金,分别为社保、基本养老金、企业年金及职业年金,四类机构客户也是按照这一先后顺序进行认购。个人投资者发售时间为6月11日至6月15日,而面向机构投资者的发售时间为6月19日。

  前海开元基金董事总经理杨德龙对记者表示,这六家针对独角兽回归的战略配售公募基金有力地承接独角兽发行CDR,减少对于市场的冲击,使CDR发行对市场资金面造成的压力得以减轻。同时,CDR发行之后,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大小盘分化,资金会向优势的龙头企业,特别是代表新经济方向的大龙头企业集中,而一些非龙头的企业,以及绩差股、题材股可能会进一步被边缘化。

  国金证券研究中心亦表示,CDR的推出符合我国支持新经济发展的战略方向,但短期或对资金面形成一定扰动。申万宏源表示,短期而言CDR对A股市场流动性影响不大,且在A股涨跌停制度下,CDR吸筹效应有限。

  买CDR未必稳赚不赔

  从目前来看,CDR发行、交易和存托管等基础制度已基本明确。但是,市场关注的“CDR与基础股票之间转换方式”等问题仍待后续出台细则进一步明确。从国际实践来看,各国存托凭证与基础股票转换机制安排存在一定差异,其中部分国家对存托凭证与基础股票之间的转换设定了一定的比例和时间限制。

  杨德龙认为,从国际实践来看,存托凭证与基础股票间通常具有转换机制,但各国的转换实践存在一定的差别。有关CDR与基础证券的转换,以后会专门予以规定。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者存托凭证的试点,主要目的是为了支持创新企业在境内发行股票或者存托凭证,有效发挥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作用,同时方便国内投资者投资代表新经济的创新企业,分享是新经济增长带来的回报。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有关CDR的核心制度加速推进,仍存在诸多未明确的领域,投资者要注意其中的风险,买前多看一步。比如CDR虽然存在基础股票,但是CDR本身和基础股票的价格并不一定完全符合。由于国内投资者对于新兴经济的追捧,有可能导致CDR的定价高于境外的基础股票。一般来说,CDR的价格和国外的技术股票的波动会有一定的相关性,但是并不完全相关。

  以香港联交所发行的HDR为例,联交所先后共四家公司发行过HDR,现仅存一家HDR挂牌;而台湾证券交易所TDR挂牌数量共36家,目前仅存17家仍流通。

  此外,买了存托凭证,股价的波动可能与海外市场的相应的基础证券的价格波动存在同向性,但并不完全一致。所以买了CDR,收益并不完全等于直接买了美股或者港股。

  杨德龙称,虽然说独角兽企业代表了经济发展的方向,但是由于在海外上市的这些“独角兽”企业市值都已经非常大,估值可能也已经比较高,特别是美股,已经涨了九年的时间,很多“独角兽”企业已经成长为“巨无霸”。它们的回归价格是否合理,还需要认真的进行分析,同时要考虑国内外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所以并不是说买了存托凭证,没有投资的风险,买CDR并不是一定就会稳赚不赔,这一点必须注意。

  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参与CDR投资存在着一定的风险,必须高度重视。投资CDR本质上和投资新发行的股票类似,杨德龙强调,建议投资者理性对待,不要参与发行后的炒作。如果是追求长期稳定回报的投资者,可以考虑买三年封闭期的战略配售基金,通过买基金来参与到CDR的投资。但是考虑到战略配售基金有三年的封闭期,又加上战略配售的CDR一年之内无法出售,就要考虑在一年封闭期间,CDR价格会不会跌破发行价,所以还是存在一定的投资风险,因此在认购战略配售基金的时候要适当控制资金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