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观察

主页>财经资讯>财经视点>创投观察>
投资黑天鹅:由梁信军的离职看复星集团的宫斗戏
2017-04-04 20:51 来源:GPLP

  2017年3月29日,复星集团执行总裁梁信军宣布因身体原因辞职。

  与此同时,复兴国际有限公司(香港联合交易所股份代号:00656)在香港发布2016年全年业绩公告。其中归属于母公司股东之利润为102.7亿元人民币,历史上首次突破百亿大关,同比增幅达27.7%,近五年复合年增长率为24.7%。

  “尽管万分不舍,身体原因,在这里要跟你们暂时说声再见了。从今天起,我将辞任在复星管理层和董事会的工作。”梁信军称。同时辞职的还有公司高级副总裁丁国其。

  消息一出,圈内哗然,无疑,这是投资圈近期最大的黑天鹅事件——虽然这不是复星系的首次人事动荡,但是无疑是级别最高的一位。

  众多周知,25年前,复星集团郭广昌和梁信军四个人一起创立了复星集团,彼时,复星集团一无所有,大家也都是穷小子,更谈不上大佬。

  25年的时间,复星集团发展成如今千亿规模,然而当初四个兄弟却有两个选择了离开,这无疑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共患难而不能同富贵。

  那么,到底是何以至此让做了25年的兄弟不能继续做下去?

  显然,身体原因是一方面,但是不断爆料其身体无恙的消息显然透露出背后还有更深的秘密,那就是兄弟的感情其实早已出现了裂痕。

  属于郭广昌的复星帝国

  复星高科技于1994年11月成立,梁信军一直担任该公司副董事长。

  当然,梁信军一直作为复星集团重要的“投资头脑”存在,作为总裁,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战略是郭广昌制定,那么显然执行则是梁信军来担当,由其配合范伟和如今接替其职位的汪群斌来进行执行。

  而且在离任前,梁信军亦为招金矿业非执行董事兼副董事长,他还曾担任豫园商城董事及上海东方明珠独立董事。

  由此可见,其职位及在复星集团的地位,显然作为核心成员,他属于复星集团的二把手,知悉这个集团更多的秘密。

  只是即便如此,他依旧只是一个二把手,位列郭广昌之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因此,这也就注定了如今的悲剧。

  因为,在复星集团的战车当中,无论如何,郭广昌都具备足够的话语权,所有人都必须围绕他而存在,而不存在所谓的合伙人。

  因为这是郭广昌的复星帝国。

  2016年5月17日,复星昆仲资本董事长兼管理合伙人王钧、联席总裁兼董事总经理梁隽樟、鲍周佳等6位投资团队核心成员以及3位财务、法务、人事负责人共9人已于日前离职,将筹备新的投资基金。

  2013年,复星国际还曾发布公告称,考虑到身体原因,公司执行董事范伟2013年5月22日调整为非执行董事,并不再担任公司联席总裁。

  两个身体原因,多么似曾相识,然而,却也悄然告诉所有关注复星集团的外人,复星集团的内部并不平静,一切由来已久,也酝酿了许久——正常情况下,对于执行总裁离职之后的职位交接应该有个断档,或者需要一段时间的交接,然而在复星集团,接班人确定的如此之快也的确让人不得不怀疑,复星集团到底发生了什么?

  显然,执行总裁与一干人离职,依然说明,在复星集团,激烈的宫斗已然发生。

  当然,对于千亿的机构,发生类似的事情也并不罕见,反而没有宫斗才是奇迹,只是,对于大权在握的郭广昌心里,不知道是否有些许的难过及悲凉?一个个兄弟就此远离了自己。

  复星集团帝国之下难以两全

  作为产业资本崛起的代表,复星集团近年的投资及布局一直备受瞩目。

  而且一直是梁信军作为代言人来出现。

  “在退出方式上,PE只能卖掉股权回收资金,我们不一定,可以分红。复星的利润由两部分构成:一块是投资者所说的经常性利润,我们内部叫产业资产利润,我们会通过长期持有一些十年、二十年稳定成长的优秀企业,为投资者带来稳定的利润。第二块是非经常性利润,我们叫战略资产利润,虽然有波动,但每年都会有。PE公司通常只有第二块利润。”涉足PE,这是前复星集团CEO梁信军的著名代表。

  而依托复星医药、豫园商城以及招金矿业等实体公司,包括近年复星集团在险资等的布局方面,复星集团的资金来源也相比其他投资机构更有优势,毕竟不仅成本低,而且其实业每年也能不断的贡献资本,因此,复星集团的投资周期更长,同时且更能够利用这些资源拿到更多的优质项目,甚至包括海外收购。

  此外,在投资与退出的关键环节,复星式产业投资成就了复星国际。其向企业提供增值服务,不仅对被投资企业的发展产生了实质影响,同时也为复星国际的退出提供了便利或通过分红退出,或通过上市方式退出,都给复星的投资成功增加了砝码,并形成了独特的“复星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