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报道

主页>商业报道>产业报道>
影视投资“冷热”:行业增速未达预期,业态调整孕育新机会
2018-06-12 11:33 来源:21世纪
    影视投资行业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出现放缓。电影票房不达预期、行业增速并未达到资本的预期,曾经的一些商业模式探索也没能很好达成,这些都影响了资本对影视领域持续投资的积极性。

  近期,影视行业话题成为热点。

  “事件曝光后,反映出很多影视公司存在财务不规范的问题,对于财务不规范的企业我们是不会投资的。”达泰资本创始人兼主管合伙人叶卫刚向记者表示。

  国家电影局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国内的票房市场已经达到202.18亿元,超越北美成为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但回望过去一年股权投资行业对文化传媒板块,尤其是影视板块的投资却会发现,经过2015年的并购热潮、2016年的政策收紧后,2017年文化传媒市场投融资更加趋于理性。

  PE/VC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影视投资市场相对于2015-2016年的热潮也已趋于理性,投资人期待影视工业的流程逐步走向成熟,也将投资视角延展到影视制作以外的影视上下游产业链及相关领域。

  就此,记者专访了三位关注影视领域的投资人,了解他们对现阶段对影视投资的看法、具体的投资思路和正在关注的细分方向。

  利宝资本郑培敏:更关注影视行业“卖水者”

  “影视投资最重要一点就是,在感性的文化场景面前保持理性的决策。明星、镁光灯很热闹,但这是不是能投资的生意还需要考量。”郑培敏说。

  他表示,当投资人面对清洁能源、先进制造等行业时,往往会做出理性的投资决策。但当投资人面对影视项目时,容易用消费者的心态去做投资。“当你在消费时,用的是感性的右脑。但当你做投资决策时是非常理性的行为,需要用左脑去思考。如果投资人以消费者的心态做投资,用感性的一面做决策,容易掉进坑里。所以国内能够做好影视投资的PE机构并不多。”

  为了避免感性成分的过多影响,利宝资本在影视领域,只投制作公司的股权,而不是投单个影视项目。“投影视项目用的不是金融思维,更多需要的是行业经验和判断力,这不是我们的强项。但我们在判断企业的商业模式、团队、估值方面是有优势的,所以主要是对公司进行股权投资。”他说。

  2009年,利宝资本投资长城影视,六年后退出获得40倍回报。2013年,利宝资本再次压中开心麻花。开心麻花后续出品《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等电影,目前,利宝资本获得约二三十倍的账面回报。

  “我们现在会非常谨慎地看待影视出品公司,一是二级市场已经出现了很多影视上市公司;第二,股权投资重在低买高卖,但现在很难以优惠的价格投资好的影视公司。”郑培敏说。

  影视行业的“淘金者”可能没那么赚钱,相对来说,投资影视行业的“卖水者”成了郑培敏的兴趣所在。“我们投资了电影宣发公司’自在传媒’和电视剧宣发公司‘百思传媒’,这两家公司都得益于影视行业的增长。没有人能保证出品的电影票房一定好,但宣发费用总是要付的,卖水者可以从中赚比较确定的钱。”他说。

  晟道投资薛宇宁:期待影视行业的工业化、系列化发展“现在的时间点上,作坊式的影视公司业务已经很难打动我们,我们期待看到有工业化和系列化特质的标的出现。”晟道投资CEO薛宇宁一直在密切关注影视投资行业的发展,但在进入2017年之后未有出手。

  晟道投资成立于2016年6月,是武汉当代集团旗下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平台,以大健康、泛文化、消费升级为投资主要方向。

  晟道的投资团队拥有独立的项目决策权,并能够与集团文化板块的武汉当代明诚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形成协同。2016年,团队投资了云端传媒、金辉文化、指点无限等项目。

  “三家企业在各自的细分领域都处在领先位置,也向我们清晰地展示了后续在战略、资本方向的布局,这是我们看好的地方。”薛宇宁回忆。

  “每一家投资机构作出的选择,既有从基金本身行业布局角度的考虑、也有对具体行业情况判断的考量。从行业上来讲,会存在一些共性的思考。”他表示。

  尤其对于综合型基金来说,团队需要同时在多个领域保持关注,并根据市场现状和资本市场预期作出最有益于资金回报的配置。

  谈到2017年以来影视投资遇冷,薛宇宁分析说,从资本的角度来看,影视投资行业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出现放缓。电影票房不达预期、行业增速并未达到资本的预期,曾经的一些商业模式探索也没能很好达成,这些都影响了资本对影视领域持续投资的积极性。

  “资本一度认为‘大IP+小鲜肉’是中国电影工业超越宝莱坞、赶超好莱坞的合理路径。经过过去一年半的验证,大家发现观众并不买账——结果可以从票房情况看出,在投资上也就变得谨慎。”他举例说。

  近期,晟道投资在影视领域的关注点主要包括工业化和系列化,以及异业合作。项目选择时更加关注项目的股东背景和未来退出路径。

  薛宇宁认为,中国影视市场上已经出现一些系列化的苗头,“我们相信能够实现工业化、系列化的影视公司还是有投资机会的。”

  “所谓异业能力,是指影视行业与其他行业的跨界合作。影视消费的特别之处在于消费者既要投入金钱,也要投入时间。这个场景与其他消费品类、传播方式相结合,有很大的想象空间。”他认为。

  薛宇宁介绍,晟道投资在影视领域除了电影、电视、综艺外,动漫也是值得重点关注的投资方向。

  “动漫不涉及到昂贵的演员费用,优质IP还有长期的增值空间;挑战在于如何发现和打造优质的内容IP。”他分析说。

  达泰资本叶卫刚:行业发展变化让新机会不断冒出

  达泰资本由叶卫刚和李泉生在2010年联合创办,主要关注技术创新和消费升级等领域的投资。在消费升级的细分赛道中,达泰资本瞄准过去十年中处于高增长的影视行业,在2014年投资了嘉映影业,同时在去年底投资了淘梦。嘉映影业曾出品《喜欢你》、《亲爱的》等热门电影,淘梦以制作网剧和网络大电影为主。

  “在选项目的过程中,我们会选择在业内有经验资源和较好历史业绩的团队。同时,我们考察团队的理念是否符合我们对行业的判断,团队做事情的风格是否符合机构投资人的要求。”叶卫刚说。

  他表示,对于三种类型的影视公司,达泰资本会更加谨慎地进行投资决策。一是,明星转行做的影视公司,大明星并不一定能成为好的企业家和职业经理人。第二,做单个影视项目的公司达泰资本不会去关注。达泰更倾向于投集团化运作的公司,它在过去制作过很多项目,未来也能做若干个项目。

  “最重要的是回到团队身上,创始人和主要高管要有正规化运作的理念。前段时间影视行业事件曝光后,反映出很多影视公司存在财务不规范的问题,对于财务不规范的企业我们是不会投资的。”他说。

  虽然现在A股市场已经有了很多影视制作龙头公司,但叶卫刚认为一级市场仍然不缺乏好的投资标的。因为影视行业在高速发展,业态也在不断调整。

  首先,观众的观影习惯发生了改变,原来大家爱看进口好莱坞大片,现在文艺片、主题片的受众越来越多。第二,电影电视剧本身的分发渠道在变,以前主要是电影院,现在多了网络和手机渠道。第三,影视制作过程中的技术手段在变,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软件技术等在影视制作的应用越来越多。这些行业变化,让新机会能够不断冒出。

  “对影视制作公司的投资虽然不是达泰目前的投资重点,但我们也在持续关注中。我们会比较关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影视行业的应用,比如淘梦就有很强的大数据能力,对观众的需要有更深的了解,它会利用大数据分析的结果帮助做出影视制作的决策。”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