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

主页>商业报道>深度报道>
青腾汇全球私访|藤本壮介:建筑的本质是人生经历的各种“场面”
2018-05-09 13:38 来源:中网资讯商业

  如何在打通建筑与自然的同时保持个人空间的私密性是建筑行业的长久命题。带着这样的疑问,5月8日,腾讯青腾汇全球私访第二季“日本新文化探索”开启的第二天,英雄互娱创始人应书岭、《十三邀》节目主持人许知远、凯叔讲故事创始人王凯、知乎联合创始人张亮等28位青腾大学精英校友及文创先锋者,以“自然与建筑”为话题,与著名建筑设计师藤本壮介对话、交流。

  

  青腾汇成员与藤本壮介合影

  藤本壮介是日本新生代最有才华的建筑师之一,他经常用“原始”形容他的作品,把建筑实践看成是探索世界和人道的一种方式。曾经梦想成为像爱因斯坦这样的物理学家,藤本壮介对其“空间与密度随着速度与时间因素而扭曲变形”的论述极其着迷。虽然藤本后来专攻建筑,但深受物理学影响所产生的空间思维早已体现在藤本身上。

  House N就是他对于这个问题的答卷。House N有三层墙体,外层将整个别墅和花园包裹其中,中层是过渡空间,最里层是主人生活所需的室内功能区域。所有的墙面都开着大大的窗户,同时为了保持私密性,藤本壮介将卧室、浴室等生活空间安排在距离街道较深的地方。通过对墙体、屋顶窗户的位置与大小进行精确安排,实现了公共性和私密性的结合。

  

  藤本壮介作品 House N

  藤本壮介认为:“建筑的本质就是人生中所经历的各种各样的场面,换句话说,就是场面和场景的堆砌。”关于私人领域和公共空间,他并没有将二者放在对立的场面,反而认为融汇是理想的方式。对话中,他还表达了对北京的未来发展的信心,“在历史沉淀旁边又有新的东西在崛起,有新旧的对比和融汇,这是北京魅力的地方。”

  现场实录

  王凯(凯叔讲故事创始人):在您看来建筑的本质是什么?

  藤本壮介:用一句话来总结,建筑的本质就是人生中所经历各种各样的场面,换句话说,就是场面和场景的堆砌。因为场景的不同,关系会有不同。比如说现在我坐在这个讲台上,我比大家稍微高一点点,有可能我们在一个平面上对话感觉会不一样。

  王凯: House N让户外的场景无时无刻都进到自己的家里,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的生活场景也变成了户外场景,隐私各个方面会产生问题。请问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藤本壮介:House N作品,我是以比较理想的方式同时实现了既有延展也有被保护的感觉。一个封闭的空间生活会比较蒙蔽,不舒适。但是过分开放空间会没有隐私,没有安全感,House N是在这两者实现了真正的统一。

  许知远(《十三邀》主持人):建筑师如何面对现代生活越来越私人化,是否会用建筑的方式来唤醒人们的公共意识,建筑能带来什么改变?建筑对整个公共事务的私人化影响是什么?

  藤本壮介:私人的空间和公众的空间的确像您所说得那样变得渐渐的模糊,我反倒觉得这种融汇是非常理想的方式;在保持公共性的同时,个人充分享受这个空间中自己的一部分。

  许知远:在您的空间里面创造了一个被驯服的自然和简化的自然,这对人的改变是什么?是否会加剧人失真的感觉,加剧人的野心?

  藤本壮介:我不是有意识地把绿色引用到作品当中,大家去一些日式餐馆会在门口看到人工搭建的流水或者石头,这些是日本独特的观点:用人工的东西体现自然的本质。至于会不会因为人熟悉和习惯了简化的自然以后,对真正的自然不会动心,我认为自然其实在每个人的心里,感受方式的不一样带来对自然的心态是不一样的。

  应书岭:您的一个案例是关于图书馆,在座有很多是来自于互联网公司的,我会想未来图书馆还有没有书,您认为互联网对于建筑和室内设计最大的冲击在什么地方?

  藤本壮介:其实我在设计这个图书馆的时候,和客户进行了很多的探讨,正是您所提这个问题。现在经过了7、8年的时间,世界网络化的速度比以前更快了。我自己也怀疑过了50年甚至是100年以后,书本身已经变成了一个博物馆而不是图书馆。但是我还有一个感觉,人是有血有肉的物质人体,人体对于舒适度的感受不会消失,既然如此,我把这个理念融入到我的设计当中,空间的舒适带来的感觉体验是否会保留价值?这是我的想法。

  易菲菲(阳光100董助及旗下文创公司总经理):藤本壮介先生,您在坚持自己的设计理念和满足客户需求之间,是怎么平衡的?

  藤本壮介:我在和所有客户合作的过程中,最留意的一点是如何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容纳所有的东西。我会以这样的心态去体验新鲜的事物。而且这些体验会以灵感的方式呈现在我作品中。所以,我就是侧耳倾听,以诚实的心态对待所有的事情。

  

  英雄互娱创始人应书岭对话藤本壮介

  应书岭:中国有很多房子卖出来是毛坯房,在日本基本上都是精装修的房子。日本从毛坯房过渡到精装修的房子花了多长时间?这个过程当中会伴随着人们建筑上的哪些需求和提升?

  藤本壮介:我的记忆里,日本毛坯房的时期是没有的。也许是因为文化习惯上的关系,日本人比较喜欢方便的东西。据我所知,世界上一半的国家是将毛坯房交给用户手上,由他自己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来做内装,法国也是这样。精装修的房子虽然轻松,但是如果执着于自己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已经装修的会是一种拘束。所以是因人而异,可以选择就更好。

  应书岭:日本是全球人均拥有建筑设计师最多的一个国家,比中国要发达很多,中国和日本的建筑、东西方建筑的变化和结合您是怎么看的呢?

  藤本壮介:我从事中国的项目有十多年了,我感受最深的就是最近五年中国的建筑设计团队在飞跃成长。一个好的建筑究竟是什么?它能够带来什么样的社会价值?怎么样让这个社会人们的生活更加丰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这些年的变化是非常好的势头,好多客户可以把这种意念和理想分享给社会,同时带来非常好的设计。比如说法国建筑在保留了古老的东西同时又加进了很多新的元素,实现了更便捷、更舒适的生活,这种理念就体现在社会价值。我在中国也感受到法国类似的对文化的包容和理解。

  张亮(知乎联合创始人合伙人):如何看待北京的城市建筑规划?

  藤本壮介:北京其实是我个人最喜欢的城市之一。每次到访北京都会让我觉得很兴奋,在兴奋的同时有沉浸的底蕴,这个特质是我去其他城市没有感受过的。在历史沉淀旁边又有新的东西在崛起,有新旧的对比和融汇,这是北京魅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