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

主页>商业报道>深度报道>
币安vs红杉资本,为何从“相爱”走向“相杀”
2018-05-09 13:35 来源:证券时网

  记者 王君晖

  一个是扬名业内的传统风投机构,一个是赚得盆满钵满的币圈交易平台。红杉这一创业者求之不得的资本,却被一个创业者“摆了一道”。昨日晚间,知名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Twitter发文称,将要求申请上线币安的项目披露是否与红杉有关联。引发市场对“币安可能会对红杉系项目区别对待”的担忧。

  次日,另一交易平台火币网创始人李林则站队红杉,称项目方若获得红杉投资在申请上线火币时将会被加分。

  值得注意的是,赵长鹏的这条Twitter或许并非无故发出。此前,红杉与币安因融资事宜未谈妥,红杉已将币安告上法庭。

  币安将要求“红杉系”披露关联

  5月7日,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Twitter上发文称,将要求申请上线币安的项目披露是否与知名投资机构红杉资本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市场对此反应强烈,诸多业内人士担忧币安可能会对红杉系项目做区别对待。

  此后,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回应:

  1. 披露是中性信息;

  2. 这个行业的存在是因为颠覆了传统的融资模式,让创业者不用跪着创业;

  3. 币安不迷信“名字”,更关注项目本身,没有“特殊通道”。

  在赵长鹏这一消息发出后不久,另一大交易平台火币网创始人李林也给出了耐人寻味的回复。币安和火币,可以说是中国投资者最常用的两个交易平台,目前两个平台均在布局全球市场,竞争关系不言而喻,相较于赵长鹏,李林的回复则倾向于站队红杉。

  李林在朋友圈透露,火币是红杉资本投资的企业,不保证所有红杉资本投资的项目都会上线,但对于像红杉等这种全球顶级的vc投资的项目,在交易所上币审核时会得到加分。2014年,火币网在2014年A轮融资中获得了红杉资本的投资。

  李林表示,上线火币项目最好也重点披露一下是否接受过类似红杉这种顶级vc的投资,火币方面会直接联系vc做一些基础的尽调,提升上币审核效率,加速上审核币流程。

  币圈评级机构DPRating创始人王大炮在接受证券时报路创业资本汇记者采访时表示,币安此举,虽然没有说明是否会对红杉关联项目做区别对待,但却不免让人对此有合理担忧,希望币安尽量不要做出区别对待的行为。

  王大炮表示,任何跟红杉有关的项目,若因此被币安下架,或在申请时无法得到公正对待,都可以申请其评级,只要评级结果在B-及以上,该团队将推荐项目上Kucoin和Gate.io,推荐过程免费。

  红杉与币安的恩怨情仇

  在赵长鹏发布此条Twitter之前,红杉资本已于去年就对币安发起诉讼。香港高等法院在2018年4月24日对该案做出一审判决。判决书显示,红杉资本主诉币安CEO赵长鹏违反独家协议。

  判决书显示,币安与红杉洽谈的A轮融资估值5亿元人民币,红杉投资6000万元人民币,占股10.714%。但随后币安与IDG资本进行接触,IDG资本给出了4亿美元(合约25亿元人民币)和10亿美元(合约63亿元人民币)的两轮估值,最高超出红杉估值的10余倍。

  12月14日,币安对红杉提出,现有股东、天使投资人都认为红杉在A轮融资中给出的估值太低。

  三天后,红杉试图向币安给出一项新提案。但该提案没有被币安接受,红杉还被其告知IDG将在近两天签署股权认购协议(SPA)。

  12月19日,红杉向币安发送了一封律师函,抗议币安同时与红杉以外的第三方进行投资谈判,认为这违反了双方之前签订的“排他”条款;并要求币安在12月20日前停止与其他投资机构的沟通,同时根据原条款继续完成跟红杉的A轮融资,否则将对币安发起法律诉讼。

  币安回信称,和红杉的约定只适用于A轮融资,不应该影响币安以更高估值向其他投资机构寻求后续融资。不断收到第三方投资机构更高估值的投资邀约,币安对这些投资的初步回应跟与红杉的A轮融资没有冲突。

  币安还称,自己一直在和红杉的A轮融资保持积极合作的态度,目前的谈判僵局是因为双方无法就具体条款达成协议。在此之后,红杉和币安没有再进行更多的后续沟通。

  12月27日,红杉单方面向香港法庭申请了一项禁令,禁止币安公司跟其他投资者进行谈判。香港法庭批准了禁令。

  币安对禁令提出了抗议。币安认为,红杉不通知币安单方面申请禁令是在滥用诉讼程序。同时币安声称,红杉曾提出有利于红杉的排他性条款,在双方协商的过程中被币安拒绝。红杉如今指出的“排他性”条款是一种错误的解读。

  2018年4月24日,香港高等法庭在一审判决书中宣布将撤销禁令:“获得禁令的确将使原告(红杉)获得某种胜利,并有可能使被告(币安)回到谈判桌上。如果禁令尚未生效,我将撤销禁令。”目前香港高等法院尚未对此案件做出终审判决,双方仍不排除继续上诉可能。

  币安往事

  对于非币圈人士来说,币安或许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不知为何有底气来“怼”红杉资本这种顶级投资机构。但对币圈来说,红杉与币安则不可同日而语。年初,在区块链热潮中,传统VC等传统风投被戏称为“古典投资”,而币安等数字货币交易所则掌握着币圈的重大话语权。

  但即使是在币圈,币安的崛起也是个传奇。根据日前币安官方披露的数据,其在上一季度的利润达到2亿美元,今年一季度利润达1.5亿美元,已经超过了德国最大的银行德意志银行,后者在2018年第一季度的利润为1.46亿美元。而币安成立仅八个月有余,目前交易量排名稳居全球前五。

  币安的盈利模式主要是平台交易和提现收取的手续费。根据币安官方的服务费说明显示,手续费率为千分之一;货币提现及转账,平均手续费率为1%。今年1月10日,币安网的交易额就达到61亿美元。

  上币费用也是币安的一大笔收入来源,据悉该类头部交易平台某些项目的上币费高达上千万。

  此外,币安还有小部分服务费用收入,如ICO的咨询服务费用;系统许可费用;早期投资孵化服务和策划中的基金投资等。

  值得一提的是,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及联合创始人何一在币圈早已是无人不晓。在币安之前,赵长鹏曾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OKCoin,出任CTO,何一则曾任OKCoin副总裁,负责该公司的品牌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