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主页>商业报道>公司关注>公司新闻>
一场文物展,让我们看透了汾酒的历史和荣耀
2018-05-03 12:25 来源:中网资讯商业

  山西老家来人了!

  老家人不仅把带来了清香汾酒,更是带来了汾酒独有的文化和历史。

  4月28日,“行走的汾酒”2018汾酒文化大巡展首站抵达济南,继开创性地在中国酒文化源头取火,点燃“中国酒魂”文化营销火炬之后,本站巡展再创多个“第一”。

  短短几天时间,“行走的汾酒”彻底点燃了泉城,引爆了山东,也撩动了全国!在这爆炸式的热情涌动下,是汾酒6000年的深厚积淀,是晋鲁两地山水相连、文化相融的精神共鸣,是最纯粹酒友聚会,是最走心乡情交流。

  

  参加“行走的汾酒”济南站活动的嘉宾有汾酒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股份公司董事长、党委副书记谭忠豹,

  汾酒集团董事、股份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常建伟,

  汾酒股份公司副总经理、汾酒销售公司、竹叶青销售公司总经理李俊,

  汾酒集团公司董事会秘书长张琰光,

  汾酒集团文化总监柳静安,

  中国首席品酒师、汾酒股份公司质量检测中心主任王凤仙,

  中国酒类流通协会专职副会长刘员,

  中国酒类流通协会秘书长秦书尧,

  著名评论家、文化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

  著名中国画家、书法家,第九、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济南市政协原副主席,济南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原主席吴泽浩,

  山东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饮食文化研究》学术期刊主编王赛时,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中国文学研究所所长、山东大学书画研究院院长傅合远,

  山东省白酒工业协会原会长、专家组组长黄业立,

  山东省山西商会会长李文君,

  济南时报社副社长孙苌青,

  汾酒销售公司山东省区经理马志勇,

  河南省炎黄书画院院长刘世清,

  汾酒销售公司河南独立省区经理乔宇星等。

  汾酒把珍贵的“文物”搬到了现场

  4月28日10:00,“行走的汾酒”2018汾酒文化大巡展首站在济南泉城广场正式开启,由杏花村传递至济南的火炬穿过改革开放40年发展之门、汾酒历史文化图文展、汾酒现场酿酒和品鉴区,到达活动舞台。

  泉城广场上,数万市民现场感受了汾酒的传统工艺之美和清香魅力,了解到6000年中国酒魂的古老传承,对中华酒文化的起源和发展有了深刻了解。

  酿酒区的人气格外高涨,汾酒将清香型白酒的酿造技艺呈现给公众,观众可现场品尝新鲜“出锅”的汾酒佳酿,更有机会赢得“济南造”汾酒纪念产品。而前期“海选”产生的十位幸运消费者,还亲身参与汾酒现场酿造,留下了独一无二的“工匠”记忆。

  下午,“齐鲁‘清’未了,行走的汾酒”山东论坛在济南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各界文化学者与汾酒厂商共同探讨了鲁、晋文化的血脉关系,并就此解读了汾酒在山东市场的有利发展形势。

  

  图:嘉宾们在看汾酒集团展示的珍贵文物

  论坛期间,汾酒将108件珍贵文物从山西带至会场,举办了一场震撼人心的文物展,通过酒具、酒器、文献、商标、奖牌、奖状等各种展品的组合,生动展现汾酒的厚重底蕴与迁徙传播,这同时也是一部中国酒文化的简史。

  文物中有一本1955年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祖国的贵州》,其中记载茅台酒是“清朝山西人经商于茅台镇,依汾酒制法而兴。”由贵州省工商联编辑、1980年文史资料出版社出版的《贵州茅台酒史》中记载茅台酒是“从山西雇了酿造杏花汾酒的工人来茅台村,和当地酿造工人共同研究制造”。

  

  1947年,时任贵州省建设厅厅长的何辑五,也曾编著出版过《十年来贵州经济建设》一书,书中载:“……黔中业盐者,多为秦晋商人,……当时盐商由山西雇来酿酒技工,仿汾酒酿造方法,设厂酿酒,用以自奉,并不外售。至咸丰年间,因秦晋商人歇业还乡,即将所设盐号,及茅台酒厂,售予本省先贤华桎坞先生继续经营,仍沿用成义酒坊名称(即简称华茅)。”

  就在这一天的时间里,汾酒又创下多个第一——白酒行业首次将酿酒技艺对公众进行大规模、开放式和体验式的展示;白酒行业首个大规模、系统化的主题文物展,当然,也包括酒业首次火炬传递的第一站亮相。

  “第一”的市场价值

  汾酒创下的这些“第一”,意味着在白酒头部品牌竞争加剧的情况下,已握有主动优势。

  

  图:汾酒集团公司总经理、股份公司董事长谭忠豹

  通过技艺、文化的深度表现,汾酒与山东市场共振越来越强烈。谭忠豹表示,千百年来,汾酒从杏花村出发,在华夏大地上开枝散叶,兴旺繁荣。“而山东自古以来都是汾酒的‘福地’,山东、山西地缘相邻,情谊相通,汾酒深受两地人们喜爱,”谭忠豹说,对汾酒工艺价值、文化价值的强化传播,将进一步提升汾酒在当地的影响力,特别是对高端产品将起到直接拉动作用,将汾酒的文化实力和文化自信,充分转化为市场结构性增长的新动能。

  

  图:汾酒股份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常建伟(右)与山东省白酒工业协会原会长、专家组组长黄业立在活动现场

  常建伟也表示,山西汾酒集团自去年启动经营业绩考核和全面市场化改革以来,山东市场成为增长表现最为突出的战略市场之一,“无论市场份额、消费氛围还是价格结构,都呈现出健康、良性、持续的有利形势。”

  而通过文化巡展的影响,特别是业内首创的技艺开放和文物展,使汾酒的内涵价值被山东消费者广泛认同,汾酒在山东市场的表现将有结构和质量的进一步突破,带动速度和规模再上新高。

  “山东是中国白酒市场的优秀样本,这里的消费者懂酒、爱酒,这里的经销商诚信、勤劳、能力强、思想新,这里有多层次、多样性的消费需求,这里有高手云集、复杂多变的竞争环境,”常建伟说,通过文化传播的引领,在山东市场打赢“决定性战役”,占据市场主导地位,汾酒将更有信心和能力在全国市场全线突破,强势回归。

  张琰光也感慨到:“当行走的汾酒”遇到“好客山东”,无疑是一场情与义的碰撞,从本源上说,黄河造就了两省相同的文化水土,“通过汾酒的文化巡展唤醒山东市场的这种文化记忆,就是本地消费者选择汾酒的重要理由。”

  

  “火”继续烧,汾酒继续“行走”

  “火”继续烧,济南之后,“行走的汾酒”还将陆续在河南郑州、陕西西安、内蒙古呼和浩特等城市举行,汾酒可能还将创造更多“第一”,为业绩“奔跑”输出持续强劲的动力。

  

  图:“行走的汾酒”火炬从济南站传递到郑州站

  过去一年,是汾酒深度改革的一年,汾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秋喜带领汾酒团队,跑出了业界瞩目的“汾酒速度”。2018年,作为汾酒“三步并作两步走”关键之年,汾酒一季度实现开门红,表明汾酒“奔跑”的意愿和决心更加强烈。

  但应当看到的是,白酒头部竞争已进入空前激烈的阶段,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等酒企无论在业绩表现,还是营销、传播的创新方面,同样亮点频繁。而区域级的省酒强者们近期也纷纷发起“反击”,衡水老白干、西凤、景芝、花冠们都各亮王牌,意在高端。

  

  面对这种情况,汾酒必须在前期的组织、机制、渠道、产品等创新基础上,寻求压制性的战略优势,文化无疑就是汾酒所需要的这张王牌。唯一的“中国酒魂”,不给对手留竞争余地的文化价值,只要汾酒打好这张“王牌”,就等于从错综复杂的竞争形势中趟开了一条致胜通道,才能继续保持奔跑的速度和节奏。

  当火种在杏花村点燃,当火炬从汾酒传递到济南,又传向郑州,汾酒已经踏上了这条通道。